专访渣打银行中国CEO林清德:外资银行的入世故事

来源: 新华08网  2011年09月06日 14:52

  新华08:中国入世后,中国银行业的对外开放对于贵行最重要的意义何在?

  林清德:说到中国入世,这是十年前的事了,也就是2001年11月。在技术层面,中国入世的确让我们的业务更加完善,让我们在金融服务行业的参与份额显著增多。看看我们2001年的状况,我们只覆盖了七个城市,只有11个店面。在中国,只有七个分行,11个支行。今天,我们覆盖18个城市,全中国共有70家支行。更重要的是,我们在2001年只有300名职员,大约300名,而现在我们有5000名。中国入世真正让我们业务得到增强,这种发展是多方面的。业务增强后,我们就能够为市场引进产品服务。今天,我们有一系列的金融产品服务,包括外币业务,而人民币业务也同等重要。在我们服务的18个城市,都提供了全方位的商业银行产品服务。这也是中国进入WTO后我们重点发展的一方面。中国入世让我们完善业务,也增加了我们在金融服务行业的参与度。

时长:12分04秒 双击视频可全屏观看

  新华08:您感觉银行业的市场环境与十年前有何改变?

  林清德:纵观过去十年的发展,最有标志性的变化就在于竞争。在金融服务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不仅需要与其他外资银行竞争,也需要与本土银行竞争。这其实是很好的,因为这对市场有很多好处。首先,这促使银行更加注重创新。如果银行之间彼此竞争,就需要你提升产品,增强服务。这对于消费者和公司顾客益处很大。只要有竞争存在,银行也能获得更大价值,也就是所谓的金钱价值。

  新华08:对于您个人而言,与十年前相比,您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林清德:我个人吗?对我个人来说,我从2001年至2006年都在中国,2006年我回到了新加坡,2009年底又回到了中国。在那段时间里,我见证了银行业的巨大发展,也见证了渣打银行中国区的巨大发展。我之前说过,竞争促使银行业参与者加速创新,我可以举几个例子。比如我们是中国第一家尝试供应链融资的外资银行,也应该是最早进行相关尝试的银行了,这发生在几年前。现在,我们在个人银行方面是很受局限的。这要求我们必须更有创造力。最近,我们刚刚研制成功了一个手机应用程序,叫做Breeze Living,不管在业界还是在消费者当中都反响很好。这就是我们持续关注的一个方面,也就是面对市场的创新,为我们的顾客创造价值。银行作为一个行业而言,是相当商品化的。这就要求你必须为顾客和终端使用者创造价值。我看到,中国的银行业正在发生良性的转变。中国变得更自由,更有创造力,银行间必须彼此竞争,创造价值。这对于投资者、消费者和贷款者都意义重大。

  新华08:中国入世后,贵行在业务方面进行了哪些拓展?贵行带给中国金融业及其自身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

  林清德:我们的确是一家国际性的银行。通过参与中国金融服务行业,我们将中国的业务与我们的国际网络接轨,我们一直在帮助想要在国外投资的中国公司,这是通过连接国际网络实现的。举个例子吧。我们在亚洲、非洲和中东实力雄厚,这是我们的主要市场。对于中国的公司而言,如果他们想在国外投资,通常都得到了政府的鼓励,而且大多数公司都到中东和非洲等地区进行投资。而我们银行恰恰对这些地区了解比较深入,因此我们也有足够的能力支持中国公司,比如公司是否应该融资,是否值得推荐等等。我们在这些方面作用很大,这都源于我们的国际资源。

  新华08:在同中资银行的竞争中,贵行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林清德:我能想到的有两个方面。第一是我之前提到的国际资源。我们对国际网络的运营能力比中国本土银行的更强。但是他们也在渐渐开展国际业务,因此这一优势可能会渐渐消失。但现在,像我们这样的国际化银行有一个关键优势,就是帮助中国企业在国外投资,也就是所谓的支持他们“走出去”。这是由政府发起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的另一大优势是,我们将自己的经验,也就是在中国以外其他市场的成功经验带到中国。举个例子,中小企业的融资。这方面我们在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和菲律宾都有很成功的经验,而这对中国是相对较新鲜的尝试。中国本土银行过去并没有很重视这一部分市场。在这一方面我们是先驱,而且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做的也不错。通过引导中小企业融资,我们也在市场中得到很多认可。

  新华08:贵行在中国的业务发展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怎样克服的?

  林清德:这个问题很好。我想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进入WTO后,金融服务业全面开放。这意味着更多新的参与者来进入市场。新的外资银行来到中国,同时在扩大他们的连锁,扩大他们的网络。因此你发现,行业发展速度超出了经验和人才的供应增长速度。因此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人才。中国的人才本身质量很好,毕业生都很聪明、有智慧。但他们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才能成为有经验的商业银行人。因此目前的情况是,有经验的商业银行从业者的供应无法满足业务的增长速度。那么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我们投入大量资金进行人才培训,每年我们挖掘80至100名应届毕业生,让他们参加为期两年的轮调训练项目,让他们到银行不同部门工作。我们期望一段时间后,我们能建立一个人才库,里面每个人都能成为有经验的商业银行人。

  新华08:贵行在起初不太熟悉中国市场和中国政策的情况下,是如何应对这一问题的呢?

  林清德:渣打在中国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了,因此我们对中国市场是比较了解的。但是中国的确是一个正在开放中的市场,这也就意味着法律法规一直在变。这就要求你适应这种变化,这一点你说得对。比如当我们进入一个新的城市,就需要把它当成一个全新的市场。举个例子,如果我们要在西安开设分行。在我们最早进入西安的时候,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了解当地经济,我们需要招收当地人才,我们需要了解西安情况的人来为我们开展业务。因此,行长需要是本地人,需要很了解当地政府、监管部门和当地社区的情况。中国的市场对我们来说十分吸引人。每当进入一个新的城市,就把它当做一个全新的市场。因此我们既要确保吸收当地人才,又要加大力度培训人才。对于加盟渣打银行的人来说,他们并不仅仅加入了中国的业务,而且也有机会在我们网络的其他地区接受培训。比如我们和印度有一个交换项目,与非洲、香港、新加坡也有类似项目。我们将很多人才送到我们其他的主要市场去进行培训,比如香港、新加坡、伦敦和纽约。我们希望当某个时候他们都能回来,这样我们的人才库就更强大了。

  新华08:谢谢,十分感谢。

  林清德:谢谢。

【责任编辑:赵鼎】

返回新华08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