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债市纵横观:债券市场暗战硝烟弥漫

来源: 新华08  2011年01月27日 11:14

  危机从美洲来,往欧洲去。次贷危机还没有完全淡出人们的视野,欧洲大陆的暴风雨已经悄然开始酝酿。中东成为又一场危机的源头。迪拜高耸入云的建筑让人难以分辨它真实的高度,正如迪拜的债务危机一样——繁荣之下潜藏着风险。

 

时长:10分43秒  双击视频可全屏观看

  这边好像一切都比我们想象中的来得更早。2009年底爆发的迪拜债务违约,让世界哗然,就在人们担心“多米诺骨牌”效应是否会出现的时候,以希腊为代表的债务危机,犹如火星遇干柴,燃至整个欧洲大陆。

  时间回到2009年10月。刚就任的乔治.帕潘德里欧政府宣布,希腊2009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赤字预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2.7%,是先前预期的两倍多。

  这一数值,迅速捣毁欧洲市场对希腊这位欧元区“插班生”的信心。国际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先后下调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希腊国债收益率迅速攀升。

  享受了几年欧元区低利率、低通货膨胀后,希腊经济开始陷入泥潭,政府无法借助贬值本币等措施来迅速增强本国的竞争力。可是,希腊早已建立起了“慷慨”而昂贵的社会福利制度。

  债台高筑,帕潘德里欧政府随即颁布财政紧缩政策,福利制度成为手术刀下的重点部位。紧缩措施一再加码,从削减退休金和工资、上调税率和退休年龄,到放宽对私营企业解雇员工的限制。

  希腊总理 帕潘德里欧:我认为希腊和希腊人民已经负责任的施行了一个促进改变,稳定和增长的计划。但是今天的问题不仅仅是我们作为一个成员国,由欧盟来控制我们的经济。挑战更多的是大家共同面对的。更多的融合,更强力的决策,对自己的扩张负责,这些是每个领导人都必须负责任的面对的挑战。

  与此同时,希腊雅典国际机场显得异常安静。公交系统、医疗卫生系统员工进行连续多天的罢工行动。在2010年,希腊共发生9起全国性的大罢工。

  希腊民众有理由不满,他们认为自己并未从前几年的经济快速增长中获得多少好处,现在却要成为有钱人和政府失误的“替罪羊”。他们不愿申请国际援助,担心受制于严格的附加措施。按一名经济学家的说法,对希腊人而言,德国的介入就好比“纳粹德军重返”。

  当时,帕潘德里欧已经意识到,勒紧裤腰带是不足以让希腊走出危机的。为了寻求援助,他的足迹遍布欧洲大陆,甚至把手伸向大西洋彼岸。

  但是问题在于,欧盟当时并没有救助陷入财政困境成员国的机制。尤其在欧元区,各成员国为自身财政状况承担责任是最基本原则之一。让希腊违约似乎是唯一选择。

  统一的货币使欧元区国家紧密联系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等人开始呼吁联手救助希腊。

  希腊总理帕 潘德里欧:我认为这会让欧洲变得更强,会增强我们的力量,会带给我们更多的可能。我们会增加整个欧洲的福利,因为我们不仅会带来稳定,也会带来繁荣。我们需要让欧洲成为一个绿色的欧洲,让欧洲的发展成为绿色的发展。

  欧洲国家应共同努力应对债务危机,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0年5月10日宣布,设立总额为7500亿欧元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救助希腊。萨科齐说,这一成果是针对“系统性危机”的“系统性回应”。

  事实上,不少欧盟官员最初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介入。在他们看来,向总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无异于欧元向美元低头。然而,如果救助计划没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参与,难以确保没有国家步希腊后尘,风险进一步扩散。

  欧盟为树立欧元“防火墙”迈出第一步,欧洲人不满有增无减,既有不满严苛救助条件的希腊民众,也有“金主”德国的民众。

  丁一凡:实际上你要接受欧盟的救助,或者是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你总要服从一些条件,而这些条件一个就是说损害自尊心,损害一些国家的自尊心,另外他是要你付出一定代价,这个角度讲,往往这些国家第一他不愿意表示自己要接受这种救助,因为接受救助就意味着他要接受这些条件,而这些条件往往是比较痛苦的条件。

  2010年5月,安格拉?默克尔的执政联盟在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议会选举中失利,民众用选票抗议政府出手援助希腊。

  在德国人看来,“慵懒的希腊人”享受较低退休年龄等高福利,经济出了状况却伸手要钱。尤其是欧盟统计局年初曝出希腊赤字统计数据造假后,德国民众“同情心”大减。

  德国人很快发现,“救火”努力远未结束。

  希腊债务危机的硝烟还未散尽,爱尔兰烽火再起。尽管爱尔兰政府愿意考虑欧盟对其银行业进行救援,以维护欧元的稳定,可这绝不意味着风暴已经平息。相反,新一波欧债危机才刚刚拉开序幕。

  债务危机的阴影就像波浪一样此起彼伏。在穆迪、惠誉、标准普尔,这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反复的评级调整中,欧债危机在欧洲大路上蔓延着。

  新华社欧洲总分社记者 尚军:尽管2010年,人们预测2010年欧洲在债务危机的影响下仍增长的比之前预计的更迅速。但是明年,危机以及欧盟国家所采取的税收措施的影响将反应到实体经济上,经济复苏幅度有限。明年经济不确定性仍然很大,债务危机仍是主要风险。

  今年一开始,希腊的形势就开始吃紧。一场肆虐欧元区的主权债务危机由此拉开了序幕。伴随着希腊债务危机不断蔓延,金融市场再次陷入了危机和动荡。欧元面临着自1999年诞生以来最严峻的挑战。经过数月内耗,欧盟五月初终于应希腊请求,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道,为其提供1100亿欧元的财政支持。然而时隔半年,被本国房地产业拖垮的爱尔兰再次爆发危机。虽然爱尔兰已经获得救助,但危机仍在蔓延,不排除进一步加剧的可能。目前葡萄牙和西班牙被认为最有可能步明年西班牙的后尘。欧元区担心,一旦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西班牙倒下了,那么这对欧元区信心的冲击不可低估。尤其令人担忧的是欧元区国家明年即将迎来融资高峰这将挑战市场的承受底线,成为债务危机中一道难迈的坎。所幸的是欧元经济区复苏步伐迄今没有被债务危机打断,但是复苏步伐正在放缓。

  2010年5月10日,在经过了几个月的艰苦博弈后,欧盟成员国财政部长最终达成协议,为稳定市场,推出总额为7500亿欧元的欧洲稳定基金,并同意向希腊提供1100亿欧元的援助贷款。

  两个月过后,欧洲银行业监管委员会(CEBS)宣布了欧洲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在接受测试的91家银行中,绝大多数银行都能抵御可能加剧的金融风险,只有7家银行没能过关,测试结果好于预期,欧元、欧股开始持续温和上扬。

  就在人们祈祷着危机能这样平静度过的时候,8月24日,标普宣布,将爱尔兰的主权信用评级由“AA”下调至“AA-”。由于政府救助金融业的成本迅速增长并且超出预期,评级前景为“负面”的爱尔兰,由此代替希腊,走到了第二轮欧债危机的最前沿。

  风险依然存在。爱尔兰的危机很有可能会波及到其他国家,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受到了攻击,葡萄牙拥有高财政预算赤字,还有现金存款的赤字。所以葡萄牙的一些市场有借口去重新建立市场力,他们不得不接受冲击,国家的脆弱使他们没有足够的钱去拥有自己的国内储存的资本存量(股票),而是去依赖国外的。这个是葡萄牙面对的问题,他们需要发新债,需要削减资金市场。西班牙就不同了,泡沫,低利率,但是他的政策得实施还是比较积极地,相对较低的政府债务。所以我认为比较不同。

  11月26日,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爱尔兰达成协议,联合向该国提供总额为850亿欧元的援助贷款。至此,爱尔兰成为第二个正式申请国际援助的欧元区国家。

  但援助措施在蔓延的欧债危机面前,显得是那样的无力。

  十天之后,穆迪将匈牙利本外币政府债券评级由“Baa1”下调两档至“Baa3”,评级前景为“负面”。尽管匈牙利并非欧元区成员国,但该国的债务问题仍使得投资者对欧债危机的担忧升级。

  

【责任编辑:钟奕】

相关新闻
返回新华08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