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连续破位 煤化工等四大板块承压

来源: 上海证券报  2011年08月11日 10:01

  国际石油市场的买家显然已对反反复复的震荡失去耐心,最终在标普调低美国主权债评级事件引发的恐慌中将油价推下高台。而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大宗商品,石油价格的暴跌势必带来一些连锁反应,油气开采、新能源、煤化工、石化四大板块或首当其冲,遭池鱼之殃。

  ⊙记者 陈其珏 ○编辑 衡道庆

  油气开采积极性或受挫

  过去几年,伴随高油价的到来,全球油气开采热情一度高涨,包括一些经济效益原本并不显著的深海油气资源也进入勘探开发投资者的视野。然而,当油价掉头向下后,上游油气勘探开发的动力可能严重不足,成本高昂的海洋油气开采则可能因入不敷出而陷于停顿。

  “业界原先估计今年全球油气开采投资增长在15%左右。一旦全球经济走弱,油价下跌,则从下半年到明年的油气开采投资增长就会受到一定影响。”东北证券分析师王伟纲告诉本报记者,今年上半年油价走势较强,所以油气开采投资的积极性也较高,增长幅度明显高于去年。但下半年就很难说了。

  他指出,全球油气开采投资已进入平稳增长期,增长幅度已不可能达到20%以上的高增幅,10%-15%是比较合理的增幅。但要实现这样的增幅,油价水平仍然是一个重要参考依据。

  “业内通常认为,国际油价只有在60-70美元以上时,上游油气开采才有比较好的经济效益和投资吸引力。”王伟纲说。

  而日前,纽约油价一度跌至80美元/桶以下。

  对此,另一位业内人士的态度相对乐观。他告诉本报记者,油价只要在50美元以上,则无论海洋油气开采还是陆上油气开采都还是有利可图的,“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去年墨西哥湾漏油以及今年渤海漏油事故会令深海油气开采的步伐放缓。”

  新能源光环褪色

  对新能源行业来说,油价大幅下降之后,其比较优势也将显著降低,竞争力也会大幅下降。

  “通常石油在西方的电力成本中占2/3左右;而在中国,煤炭在电力成本中占80%。如果油价涨50%,那电价就涨30%。而反过来也是如此,油价越低,电价也会越低,新能源发电的成本劣势就会显现。”华创证券新能源分析师詹杰对本报记者说。

  不过,即便在以煤为主要一次能源的中国,煤炭的价格走势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油价的影响,继而给电价及与之参照的风电、光伏发电价格带来冲击。

  事实上,在本周一的全球股市大跌中,新能源正是跌幅最大的板块之一。Wilderhill新能源全球创新指数——全球性的清洁能源股指数当日下跌6.8%,创下2008年12月1日以来的跌幅纪录。电池制造商A123系统公司的跌幅高达23%,报2.99美元。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跌幅也达18%,收于2.76美元。

  “油价下跌对新能源尤其是光伏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业内专家、无锡市金亿达新能源公司总裁王春龙之前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上述情况持续下去则外界对新能源的投资就会重估,像当前这样疯狂进入的局面可能会改变。

  煤化工成本压力加大

  和新能源一样,煤化工尤其是煤制油在国际油价暴跌时所受到的冲击也相当大。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此前就提出过警告,煤化工行业发展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当油价处于高位运行时,煤化工的确具有成本优势,但如果油价下跌则煤化工将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

  据业内人士测算,如果煤炭价格维持400元/吨,按照20年固定资产折旧和7%的利息成本测算,煤制油的出厂成本对应油价大概在60美元/桶。当煤炭价格上涨到600元/吨,煤制油成本将上升到74美元/桶。而目前,煤炭价格已上升到700-800元/吨。

  “更何况,煤制油工程对水的消耗量相当大,如直接液化,每生产1吨成品油耗水量为5吨到6吨,间接液化的耗水量更达10吨-12吨。而我国主要产煤区山西、陕西、内蒙古的水资源相当匮乏。加上水价近年来也在上升,这使得煤制油的经济性已大不如前。”一位业内人士说。

  他表示,如果油价在80美元/桶以下,则煤制油的盈利空间基本为零。

  除了煤制油外,另一大煤化工分支乙二醇的价格本周也应声下跌。据生意社大宗榜数据显示,此前一直较为坚挺的乙二醇价格自本周起开始下挫,周一国内平均报价为10112元/吨,周二的报价则为10067元/吨,跌幅为0.44%。

  石化业前景不乐观

  如果说油价下跌对新能源、煤化工还只是间接影响的话,那么作为石油的直接下游——石化行业,无疑会受到油价下跌更直接的冲击。

  以芳烃产品为例。据生意社大宗榜数据显示,受油价下跌影响,本周以来芳烃产品不同程度下挫。其中华北纯苯报价下跌至8500-8600元/吨,下滑100元/吨左右,市场人士多持悲观心态。江苏二甲苯主流报价则在9300元/吨左右,也下滑了100元/吨。

  数据同时显示,自8月4日以来,丙烷价格逐日下滑,累计跌幅达到1.10%。丙烷分析师缪琦敏认为,预计后期丙烷仍会有小幅的下挫行情,且或会跌破2010年10月29日的丙烷价格。

  辛醇则从8月初起就开始步入下行通道。根据生意社监测的国内各大生产厂家出厂报价来看,上周周初均价为14462元/吨,随后行情大变,出现连续三次降价,下行至13762元/吨,跌幅为4.84%,同时成交量也急剧下降。

  “原油价格上一次接近80美元还要追溯到2010年10月,而当时许多石化产品价格比照现在明显偏低。在将2010年10月的石化100风向标与上周末的数据进行对比后可见,如石化产品重新回到2010年10月的价格水准(当时的原油价格和现在接近),则半数石化产品或有10%以上跌幅。”中国化工网总编刘心田对本报记者说。

【责任编辑:姜楠】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