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升值是否要看美国脸色?

来源: 新华08网陆晓明 新华社首席经济分析师  2010年09月28日 12:56

  陆晓明,新华社首席经济分析师

  9月1日以来,截止中秋节前的9月21日,人民币兑美元连续14个交易日走高,从一美元兑6.8126元一路升值到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6.6997,期间累计升值1.69%,连续升值的天数和升值速度均为2005年汇改以来绝无仅有。

  这期间正好也是美国施压人民币升值急剧升温的时段。9月初,美国国会一个月的夏季休会结束,谁都知道其复会后议事日程表上人民币汇率排在优先位置。9月5-8日,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萨默斯访华四天,汇率问题显然是重要议题之一。9月15-16日,美国国会就人民币汇率问题举行为期两天的听证会,出席听证会的商界、学界和政界几乎一面倒的证词显然对中国不利。

  这段人民币较快升值与美国加大施压相重合,可能给人造成人民币汇率屈服于美国压力的印象,但我以为,这正好说明我国的汇率政策摆脱了外界的压力的干扰,真正做到了汇率政策自主,是个可喜的进步。

  众所周知,人民币升值的外部压力始终存在,尤其是来自美国方面的指责从未停止过。如果只要外界一说人民币应该升值,我们就反而不升,这才是受制于外部因素。我们常说,我国的汇率主要取决于国内经济情况,不屈从外部压力。而我国的经济状况以及转变增长方式的要求显然需要人民币有适当的升值,当然升值的幅度和进度何为适当因大家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和转型承受力的判断而所见不同。

  其实,我们无需过于在意外部的舆论,不受外界正反两方面的任何干扰,这样我们在人民币汇率上才有更大的作为空间,才能真正做到“自主”。人家要我们向东,我们偏要向西,这不叫自主,反而容易中了别人的圈套。

  话说回来,汇率是两国货币的比价,本来也该是双方共同协商的。好比婚姻,两口子总得有个商量,虽然一方是拿主意的,另一方唠叨唠叨也很正常,不必过于在意,听取对方意见,照顾对方情绪也是应有之义,犯不上对方说东我偏要西,毕竟两口子还要过日子。

  但有时两口子意见闹大了,甚至把家里的事闹到社会上去了,事情就有些难以收场。比如人民币与美元汇率,原来基本上是中方说了算,美国人嫌人民币汇率定低了,一直在唠叨,希望中方能让人民币对美元有较大幅度的升值,现在有些失去耐心了。美国财长盖特纳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人民币升值“步伐太缓慢,幅度太有限”,并呼吁中国允许人民币在一段时间内“明显地、持续地升值”。这被认为是盖特纳在公开场合发表的对人民币汇率的最强硬的表态,而之前他一直是力主通过双方对话、内部协商来解决相关分歧的,在公开场合通常是维护中方关于人民币汇率自主的立场,并肯定中方在汇改方面所作努力的。

  9月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出席联合国大会的温家宝总理会晤时也直言不讳地表示:“中国有必要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继续做出努力。美国对中国6月份开始汇率改革以来的表现感到失望,希望看到中国在汇率改革上有更快、更有幅度的发展。”白宫方面故意将奥巴马的表态向媒体透露,也反映出美国政府对协商对话的成效开始怀疑,觉得把矛盾公开化可能更有助于促进解决双方的分歧。

  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更是早就认为政府的对话策略不能解决问题,倾向于单方面立法惩罚“汇率低估”。9月2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投票通过了一项旨在对低估本币汇率的国家征收特别关税的法案。该法案若最后成为立法,中美贸易战势在难免。即使如现在多数分析师所言该法案获两院尤其是参议院通过的可能微乎其微,但其已进入立法程序本身已经给人民币汇率带来了巨大压力。

  如果这时人民币继续中秋节前的升值节奏,难免在国际上给人留下我国最终还是屈从于美国压力的印象,而且近期的升值速度依然无法满足美国方面的期待;如果停止升值甚至往回浮动,则将刺激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愈演愈烈,甚至加大特别关税法案获得通过的可能。

  显然,中美务实的政治家们都不愿意看到最后出现两败俱伤的贸易战爆发,现在到了展现他们政治智慧,避免双输的关键时刻了。

  以我之见,我国目前的经济状况、转型方向、和承受能力的确要求也允许人民币有更大的升值空间,我们还是应该据此按既定的汇改方向前进,不必受美国压力的干扰,否则今后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就像当年日本在日元汇率方面行动过于迟缓,最后闹到《广场协议》时的兵临城下不得不大幅升值的境地,那时将更加被动,完全丧失主动性。

【责任编辑:王静】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