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I现拐点压力仍大 货币政策走向成风向标

来源: 新华08网  2011年09月09日 20:51

  新华08网上海9月9日电(记者陈爱平 陈云富 陈航)国家统计局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居民消费价格(CPI)回落的同时,8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也隐现拐点。8月PPI环比上涨0.1%,同比上涨7.3%。专家认为,在欧债危机持续,美国QE3“疑云”不散,新兴经济体发展减速的宏观背景下,各国货币政策走向不确定性在增大。因此,未来中国输入性通胀压力不减,短期内PPI恐仍将保持在高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8月份PPI增速较7月份缩小了0.24个百分点,市场普遍预期的“拐点”隐现。近1年来,PPI走势趋升,尽管去年8月、今年2月和5月均出现过一定程度的回落。8月份宏观调控政策效果逐渐显现,但7.3%的同比增幅也仅仅与今年3月份水平持平。此前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8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50.9%,环比上升0.2个百分点,这是该指数在连续四个月回落后再度回升,说明经济回调态势逐步趋稳,加上翘尾因素的影响,PPI明显回落压力仍然很大。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高级经济师陈克新指出,今年上半年更高的原材料成本最终将会在下半年逐渐显现,届时,包括钢铁等企业将会真正面临高价原料的考验。而由劳动力成本即工资水平上涨带动的成本上涨,也将成为影响中国制造业成本的主要因素。目前,工业与农业、沿海与内陆争夺农民工的现象已较为突出,人力资源的相对紧缺必须会导致工资上升,从而带动农业生产的机会成本趋向上行。另一方面,前两年中国的宽松货币政策“后遗症”并没有消除。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殷醒民认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产生2到3年的影响,这也意味着PPI在今年甚至到明年都仍然将处于高位。同时,在以控制通胀为主要目标的政策背景下,货币政策将不会放松。

  作为对PPI影响较大的大宗商品价格,尽管目前受制于债务危机蔓延及其带来的经济增速放缓担忧影响,市场整体有所回落。对此,众多国际投行的分析都认为,事实上,当前市场价格的下挫并未伴随市场基本面的显著变化,尽管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下降,但经济依然增长,加上与大宗商品价格关联更高的新兴经济体经济依然增长,一旦金融市场担忧有所企稳,供应担忧凸显,商品价格仍可能维持高位震荡。

  申银万国分析师王颖樑指出,农产品价格持续走高将成为推高中国PPI的重要因素。据美国农业部数据,今年美国农产品收成并不乐观,未来国际农产品价格将持续走高,进而推高国内农产品价格,加上市场对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可能推出,预计今年下半年,生活资料出厂价格仍将保持较大增速。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短期内工业类大宗商品价格将盘整运行对PPI的推动相对较小。预计金属产品将处于震荡走势,能源化工品种近期总体价格处于盘整水平,而且库存量较大,工业品的总体价格趋稳,对PPI增长的贡献将较小。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认为,新兴经济体,诸如土耳其、巴西等国家,对大宗商品也仍有一定需求,这些地区需求的放缓,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对于大宗商品的价格来说将会是一个好消息。

  实际上,生产成本高企已成为全球经济体共同面临的问题。欧盟统计局9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份欧元区17国工业生产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5%,同比上升6.1%。其中能源行业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1.5%,同比上升11.9%。而据美国劳工部消息,美国7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2%,亦超过市场预期。

  在CPI、PPI双双高企的背景下,央行政策成为各方关注焦点。近期,央行将准备金征缴范围扩大至保证金存款,将承兑汇票、信用证、保函三部分资金纳入上缴存款准备金基数。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这项措施实施本身意味着半年内冻结市场上9000亿资金。从出台本意来看,央行希望提高对流动性管理的覆盖能力,控制银行表外活动。但是央行同时也开始做一些必要的对冲,如公开市场净投放,央行已经连续八周净投放,累计投放量达到3440亿元。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投放流动性逐渐弥补短期资金面紧缺,一边收、一边放的货币政策究竟会产生怎样的效果,还有待市场的反应。

  有专家表示,对中国输入型通胀影响最大的还是美国的货币政策。美国QE3推出之后会导致美元指数下滑,从而导致美元资产出现一些转移。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方式可能也会因此出现分化,诸如黄金、贵金属等对美元资产有替代效应的价格将会持续上扬。不具备货币属性的一些大宗商品可能会出现回落或者震荡的状态。美国的货币政策对于石油的影响也比较大,同时通过中国贸易国际收支顺差的问题,会使我国的货币发行压力较大。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本•伯南克26日在全球央行年会上的讲话并未提及市场普遍关注的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3)。但伯南克明确表示,将在9月美联储议息会议上讨论未来货币政策的走向。巴西央行8月31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2.5%下调至12%,而此前土耳其央行于8月4日宣布下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至5.75%。这两个国家的降息之举引发了对新兴经济体货币持续宽松进而导致通胀进一步加剧的担忧。

  王颖樑认为,根据国际货币市场的走势和境外资金流向制定相应的货币政策将是央行货币政策的主流。央行关于存款准备金的范围扩大后,对控制PPI的效果非常明显,这也将持续一段时间并有一定的伸缩性。另一方面,国外量化宽松的实行也决定了央行“收钱”的力度,如果美国近期推出QE3,央行将继续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控制国内和境外流入的热钱;反之则将持续现行稳健的货币政策。

【责任编辑:王静】

相关新闻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