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债务危机债权人应参与债务削减

来源: 新华08网  2011年08月25日 12:37

  新华08网北京8月25日电 《德国金融时报》8月11日刊登波士顿咨询集团柏林分部资深合伙人、常务董事丹尼尔·施特尔特撰写的文章,题为《必须开始真正削减债务》,摘编如下:

  就在几周前,全球主要股市还涨到了新的高点。德国经济发展势头良好,欧洲其他国家和美国似乎也走上复苏道路。欧洲各国政府就解决希腊问题达成一致,美国也提高了债务上限。

  但是早在美国信用评级被调低之前股市就出现大跌。危机进入第三个年头后,有一点变得很清楚:迄今的应对政策暂时看来失败了。只有削减债务才能让欧洲和美国避免漫长的经济低增长期和严重的市场扭曲。时间不能解决问题,相反,随着时间流逝问题会越来越多。利息效应不仅仅被政界人士低估。

  “欧猪五国”(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的债务是最小的问题,大部分工业国家都深陷债务泥潭。

  在2000年至2007年间,美国各州、私人和非金融企业的负债由18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3%)增加到32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25%),欧元区的负债由2000年的14万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7%)增加到2007年的20万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27%)。然后发生了金融危机,各国制定了解决办法:增加更多债务。美国的负债又增加了4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增加到246%),欧洲的负债又增加了5万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增加到269%)。

  政界人士和各国央行开动债务机器,希望未来的经济增长率超过债务增长率。但这个愿望是不靠谱的,因为卡门·赖因哈德和肯尼思·罗戈夫的研究表明:金融危机后的实际经济增长率明显低于债务增长率;一旦一个国家的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超过90%,经济就会陷入增长迟滞。美国和欧洲所有重要国民经济体都是这种情况。此外,严格的财政政策将抑制经济增长。

  工业国家的人口发展状况也影响到经济增长:欧洲的劳动人口(15岁至65岁)最迟到2020年就开始减少,美国的劳动人口增长速度明显比过去放慢。改革劳动力市场可以提高经济增长潜力,但是正如德国的改革方案表明的那样,这在政治上很难推行。鉴于失业率居高不下、西班牙和希腊出现社会动荡的迹象,政界人士还会不会推行这样的结构改革已经很成问题。

  另一种选择是,增加出口可以提高经济增长率,但这看起来也不可能。为了偿还债务,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当然也包括美国必须实现贸易顺差,那样的话正在崛起的亚洲国家必须让进口的商品和资本多于出口。鉴于一方面赤字国家缺乏竞争力,另一方面顺差国缺乏政治兴趣,因此这种调整始终没有发生。

  在平均5%的年利息下,债务每过15年就会翻一番。实际上债务负担增长明显更快,因为额外债务不断产生,社会老龄化的效果也全面显现。到了我们必须认识到控制不了日益增长的债务大山的时候了。

  利用通货膨胀让债务贬值,迄今这还没有奏效,尽管央行实行了极度扩张的政策。此外,就像经合组织经济委员会主席威廉·怀特担心的那样,通货膨胀可能会彻底失去控制。

  更正当更合理的做法是直接处理债务:通过真正削减债务。债权人必须参与到解决方案中来,而不是幻想自己的债权还能保值并被彻底偿还。任何新的救援措施和新的债务上限都会降低对解决债务问题能力的信心。但是每过一天债务都会增多,未来的损失也会增加。

  实际上时间是关键。但人们不能浪费时间坐等问题自己解决。人们应该利用时间直接处理债务问题。具体说来:我们需要把单个国家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削减到一定百分比;削减无力偿还的抵押贷款;采取其他措施减轻负债的私人和国家的负担。

  损失将涉及到每个人。未来的退休人员拿到的养老金将更少,人寿保险将贬值,债权人和机构股东必须真正免除债务。毫不奇怪,没有那个政治家想采取这样令人不愉快的措施。但到最后债权人是我们所有人。(完)

【责任编辑:彭桦】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