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再是“避风港”

来源: 中国证券报  2011年08月08日 08:02

  @夏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从毁掉亲手创建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到百年一遇的大危机,再到今天国家主权信用评级被降,三大事端标志着美国已进入一个由强转衰的长周期过程。在此过程中,中国必须提高外汇储备中的非金融资产运用比例,追求国家的战略性利益,必须追求人民币国际化,这是必然的选择,也是无奈的选择。

  @李稻葵(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标普降级美长期国债属于情理之中,因美国政治因素会反复导致债限和预算危机,国债偿还能力沦为牺牲品。信用评级机构须有勇气说实话。接下来不少投资机构定会被迫抛售美长债,导致金融动荡。再下来美联储会推出QE3购买美债以稳定长期利率。

  @范剑平(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金融危机的大余波袭来,主角从雷曼等金融机构换成各国政府。中国应该从中汲取教训,公共资源不是可以无限透支的,尽早放弃政府主导型的投资模式还来得及。要是再来一轮国退民进的投资机会松绑,将更多垄断的投资领域真正向民间资金开放,中国的公共债务负担得到严格控制,中国就可乱中自保,乱中稳进。

  @贾康(财政部财政科研所所长): 美国仍然是老大,但其走的下坡路已明显具有量化特征。中国走上坡路的和平崛起仍然任重道远——在把握国际竞争中战略均势与争取利益汇合点的同时,关键是做好自己的事情转好自己的轨。时间,有可能成为今后几十年中国最好的朋友。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标普此举翻开了主权信用评级史上新的一页,即作为头号经济大国和政府财力首屈一指的美国失去了最高评级。这会导致金融市场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并对美国金融机构评级带来负面影响。当然目前仅标普调降并仍属投资级。未来应观察美国经济增长、政府借贷成本、财政政策自律性和穆迪惠誉评级的变化。

  @鲁政委(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美评级调降对金融市场理念的几大冲击未来将逐步显现:1.OECD国家与其他国家一样,其主权债存在巨大信用风险;2.优秀的公司债,其实际信用风险可能小于主权国家,在国家违约时,该国的公司未必会违约,甚至可能业绩尚佳,比如Coach和Apple,政局稳定的国家尤其如此。

  @陈思进(加拿大皇家银行顾问):话说回来,标普不是上帝。2008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他们高估了几乎所有华尔街大投行以及他们发行的那些有毒金融产品,雷曼在倒闭之前就是AAA级的,标普脸面尽失。这次他们可能矫枉过正吧,美国的经济问题是很严重,但这次标普对其降级,好像又太草率了,背后还有些什么文章,拭目以待。

  @李迅雷(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标普下调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不过是表达了权威评级机构的看法,但美国染病早就世人皆知。美国经济体制虽较为完美,但还是存在缺陷,且这种非致命缺陷会积少成多而成致命。历史就这么轮回,但新兴经济体仍较脆弱,替代不了美国的老大地位。

  @邵宇(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更深入来看,随着新兴—发达经济体之间的此消彼长,危机的第三波(货币体系危机)也将随着债务危机接连到来,美债定价基准的削弱必然将扰乱所有资产价格;而以国家债务信用为基础发行的储备货币的币值也可能会大幅波动,进而危及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并引发各方寻找替代方案。

  @管清友(经济学者):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对美债价格影响不大。美国信用下调,欧洲会更好吗?要看相对信用水平,这是政治经济学。美国乃至世界经济的问题在于现阶段处于调整期,比较脆弱。资产负债、交易规则、监管规则、产业结构都在调整,市场对政府干预很敏感,很脆弱。危机之后的强力干预,给后世树立了很坏的榜样。

  (本报记者田鸿伟整理自腾讯微博)

【责任编辑:姜楠】

相关新闻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