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博弈莫拿全球经济做筹码

来源: 中国证券报  2011年08月01日 08:10

  □本报记者 陈晓刚

  美国债务违约“大限”迫在眉睫,国会两党却依然我行我素、各说各话,提高债务上限谈判已经沦为“危险的政治游戏”。尽管美国最终出现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很小,但美国会两党以“绑架”美国及世界经济而行债务博弈,成为此次债务上限风波的核心所在。

  提高债务上限对于美国来说并非难事。自1960年以来,美国政府通过各种方式累计提高债务上限高达78次。在过去的10年中,债务上限也上调了10次。然而,美国政治传统中贯穿始终的“驴象之争”,最终令此次债务上限调整演变成一场2012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

  奥巴马入主白宫以来,美国经济复苏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为确保2012年竞选连任,奥巴马及其所在的民主党希望能一次性调高债务上限至明年大选后。而共和党提出的“两步走”方案则希望借此把债务上限问题设置为奥巴马连任道路上的“绊马索”,重新赢回总统宝座。

  两党提案针锋相对,互不妥协的底气,则是与美国关联紧密的世界经济对美债违约的不可承受之重。

  由于美元的结算货币地位及美债良好的信用评级,美国国债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全球金融市场上流动性与安全性最强的储备资产,加之其独一无二的规模优势,各国政府一直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截至今年5月底,外国主要债权人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已高达4.514万亿美元,中国更是以1.1598万亿美元的持有规模成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通过债权债务关系,可以说美国已经将其与全球经济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如果美债一旦违约,美国乃至全球经济面临严重冲击不言而喻。美国国债大幅下跌,将令债权国遭受巨大资本损失;国债收益率显著上升,造成融资成本高企,使得美国为其财政赤字融资的难度加大;作为金融市场的定价基准,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还将导致金融市场长期利率上升,从而对美国的消费、投资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并威胁到经济增长和就业。

  更令人担心的是,金融市场中的美国国债被广泛用作抵押品,美国债务违约将贬低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的价值。抵押人将被迫出售其他资产以补充抵押品,这意味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情景将重新发生,甚至更加恶化,全球经济可能将因此而陷入更为严重的衰退。

  不过,恰如美联社所称,“正因为后果如此严重,金融市场其实并不太担心美国债务会违约”。因为,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谁都无法冒天下之大不韪,陷美债于违约境地。

  目前,受潜在债务违约影响最大的美国国债市场并未表现出丧失信心的迹象,美国国债价格几乎没有因为债务谈判的“扯皮”而受到影响。市场关注的短期国债利率与其他短期信贷利率之差、信用违约互换(CDS)市场、国债与其他替代投资产品利率之差等几大相关指标,迄今为止也都没有亮起红灯。相对平静的股市及大宗商品市场,也表明市场对美国最终避免债务违约保持乐观。

  然而,金融市场的“淡定”并非是对美国挟持世界经济进行危险“政治游戏”的默许。如何尽快结束债务上限僵局并避免未来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切实保护债权国的利益,当是美国政府及国会的职责所在。

【责任编辑:王婧】

相关新闻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