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放]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与下半年展望

来源: 中国网  2011年07月20日 08:47

  王春正: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首先欢迎大家参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第25期经济每月谈,感谢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网友,以及媒体等社会各界,对每月谈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关心,本期经济每月谈的主题是2010年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与下半年展望。上周国家统计局刚刚公布了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根据初步测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20万亿446亿,同比增长9.6%。其中一季度增长9.7%,二季度增长9.5%,从环比看,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2.2%,这是环比数字。

  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3%,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5.6%,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32.9%,人民币贷款增加41700亿元,同比增长16.8%。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6.8%,城乡居民收入稳定增长,农村居民收入快于城市。这些数据表明,当前中国经济的总体运行态势良好,国民经济快速下滑和硬着陆风险较低。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国内经济运行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还需要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不断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继续朝着宏观调控预期的方向发展。

  上半年,宏观调控最为关注的是居高不下的物价上涨压力。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价格消费总水平同比上涨5.4%,其中6月同比上涨6.4%,创下了35个月的最高一个月份。食品类价格上涨14.4%,食品中的猪肉价格上涨57.1%,仅仅猪肉价格上涨这一项就影响物价总水平上涨1.37个百分点。然而不可否认,翘尾因素在最近几个月中的通胀压力当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据测算,6月份的6.4%的涨幅当中,去年价格上涨的翘尾因素约为3.7个百分点,今年新涨价因素约为2.7百分点,翘尾因素大于新涨价因素。估计下半年翘尾因素将逐渐下降,预计物价上涨的压力会有所减轻。

  另外上半年运行值得注意的一个情况是,上半年全国发电总量为22166千瓦时,同比增长了13.5%,这个速度高于经济增长速度。这不仅意味着“十二五”期间我国节能减排的压力依然较大,更表明当前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体制机制还不完善。

  上半年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差异十分明显,除了德国以外,发达经济体普遍疲软,新型经济体增长强劲,当前美国面临着较大的债务和财政压力,债务上限调整悬而未决,现在失业率居高不下,房地产市场持续疲软,经济复苏的基础十分脆弱。

  欧元区则因为货币与财政政策协调的内在缺陷,加上历史上积累的巨额债务,使得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重要国家的债务风险急剧攀升。日本经济因为多种因素,尤其是大地震的影响,再次陷入衰退。这些问题我们今天的发言嘉宾相信都会谈到。现在我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今天与会的五位嘉宾: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教授;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库珀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前所长裘元伦研究员;中国国际交流中心研究部副部长张永军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研究员。下面有请第一位嘉宾演讲,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部副部长张永军研究员,重点介绍当前的国际形势。

  张永军: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在这里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个人关于上半年国际经济形势的研究心得和体会。

  今天我汇报的内容分为五个方面,第一部分内容是对上半年世界经济整体情况做一个简要回顾,提供一些资料,总的情况应该说上半年的世界经济呈现增速回调、通胀加剧、就业增加缓慢的特征。第二部分,对于世界经济出现的情况的原因进行分析,我们认为世界经济出现这样的形势,反映出来经济危机影响的持续性和复杂性。第三部分,我们认为世界经济出现中度回落、通胀加剧、就业缓慢的情况,与主要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设计不太完善,国际经济之间的宏观政策不够协调,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第四部分,对于未来世界经济的走势做一个简要判断。第五部分,对于未来宏观经济政策做简要分析。

  第一部分,上半年世界经济形势的简要回顾。

  从新兴经济体情况来看,整体增长还是比较强劲的,如果和去年相比,中国、印度、巴西这些主要的新兴经济体,增速出现了放缓的情况。这个表看到的是部分发达国家的季度环比增长率情况,第一行是OECD整个的增长情况,增速是放缓的。这里面影响比较大的排在比较靠前的由美国、日本,再加上欧元区出现债务危机的国家,他们的经济增长放缓之后,对于发达国家整个经济增长产生了比较明显的影响。

  因此,我们看到整个发达经济体作为一个整体,增速是在下降的。从这些新兴经济体来看,我们也能看到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是放缓的情况,这里列的主要新兴经济体的情况,尽管同比增长率在下降,因为这些国家一般没有环比增长率,中国上半年一二季度环比增长率,根据我们估计的结果,和去年相比也有下降的情况。这些国家经济增长下降,如果从内部结构来看,如果看它的消费、投资、进出口情况,也可以看到,已经有数据的一季度的情况,各方面的数据都属于下降、放缓的情况。

  这是部分国家各项支出对GDP贡献的情况,除了欧洲的大国,像德国、法国这些国家,增长情况有所加快之外其他的国家基本是下降的情况。由于GDP的数据是按季度统计的,如果看近期的情况,比如二季度四五月份的情况,工业生产统计的情况可以看到,近期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工业生产情况都是下降的,波动幅度最大的是日本,日本地震之后在三、四月份下降幅度非常大,五月份有一定恢复。

  在经济增速下降的同时,我们看到全球范围内的通胀都在加剧,这里介绍的是全世界范围以及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整个分类的变化情况,整体上都处于上扬的情况。从发达国家失业情况来看,整体上就业改善的情况非常缓慢,发达国家比较典型的是像美国,欧盟整个来说失业率没有出现明显下降,美国近两三个月还出现了反弹的情况。情况比较好的是中间呈现下降趋势的德国,从危机高峰时期到现在下降到6%左右,下降幅度是比较明显的。当然欧洲国家相互之间差异比较明显,欧洲债务危机的几个国家:希腊、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这五个国家,失业率还在上升,而且非常高,西班牙失业率超过了20%,而且现在还在上升。这些情况表明,他们的经济情况是非常差的。

  从进出口情况来看,根据IMF统计,我们剔除价格之后,整个贸易量的规模实际上增速也处于下降的情况,从各方面来看,世界经济的增长情况,以及曾经陷入衰退的国家的恢复情况,都比09年下半年和2010年上半年有明显放缓的情况。

  对于这个情况,我们觉得造成现在局面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这次金融危机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房地产泡沫破裂以后引发的金融危机,从历史上来看,比如OECD国家,比如美国、欧洲原来的一些学者,对于历史情况的分析来看,房地产泡沫引发的金融危机,往往会影响经济运行时间比较长,整个经济恢复会比较慢。像美国非常著名的学者耶鲁大学的席勒教授曾经预言,有可能这次金融危机造成的影响恢复起来需要七年左右的时间,很多机构也认同他的观点

  二是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由于政府对于金融机构进行救助,实行比较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刺激经济,金融危机逐渐向主权债务危机去转化。这种主权债务危机实际上是政府对于金融机构和企业进行救助之后引发的政府信用降低的表现。这方面的情况实际还反映出来前期金融危机影响还没有完全消化掉。

  三是我们认为现在的就业状况迟迟不能得到改善,跟国家存在体制上、经济结构上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有很大关系。我们刚才看了,在这些发达国家中,德国的就业出现了明显好转的情况。根据现有的分析,认为德国从上一届政府施罗德总理当政时期,到现在这一任政府,这中间德国推出了很多结构性改革的措施,这些对于德国整个经济保持比较快的增长,金融危机之后快速恢复,以及德国整个就业状况改善比较快都是有很大关系的。当然还有别的原因,我们后面还会提到。

  四是这种贸易增速的下降跟现在各国真实需求的放缓,以及在危机后贸易保护主义现象有所抬头,贸易摩擦现象增加有一定的关系。我们认为,这些情况都反映出来金融危机影响的持续性和复杂性。

  世界经济出现放慢的现象,跟主要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设计不完善、政策不协调有很大关系。我们认为危机后很多国家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出现了流动性过剩,利率压到非常低的水平,其目的是在于刺激投资、扩大就业。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实际情况更多的造成了资产价格的上涨,增加的货币供应没有流入实体经济里面,金融机构主要以低廉的资金成本追逐资产价格上涨通过这样的过程获取收益。我们可以从美国的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第二,像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尤其是作为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比如美元通过两轮货币量化宽松政策,一方面货币供应量增加,另外美元出现一定幅度的贬职。作为最主要一个国际货币,流动性过剩和贬值加在一起,造成大宗商品价格比较快速上涨。

  第三,我们看到美元贬值,利率比较低,这两者结合,造成美国增发的货币有相当大一部分流到了新兴经济体,新兴经济体各国因为外汇储备增加以后,被动的增加一些基础货币,本国的供应实际上也增加了,因此通胀压力进一步加大。

  第四,现在这么高的通胀率,实际上已经对于消费的增长产生了抑制的作用,像从美国汽车消费数据可以看到,高油价对于汽车消费增长可以说比对整个消费的影响更为明显。

  第五,这种需求的萎缩,新兴经济体在通胀比较高了之后,为了应对通胀,主要的经济体纷纷收紧了货币政策,去年下半年就纷纷开始了。这种收紧货币的政策造成了国内需求扩张步伐的放缓。我们知道金融危机之后,带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新兴经济体,主要的新兴经济体货币政策收紧之后,他们的需求放缓,实际对于自身经济放缓的同时,对世界经济整个的增长放缓产生了比较明显的影响。我们认为,在这个过程中,政策的不完善、不协调对于出现目前的经济局面有明显的影响。对于未来的情况,我们刚才讲到了,从危机爆发之前到现在,困扰世界经济发展的长期问题现在依然是存在的,因此这些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会对未来的经济增长产生抑制作用。另外金融危机产生的影响,比如对于居民的负债状况,美国居民资产负债表的修复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这对居民消费,对于金融机构资产负债状况都会有影响,这些影响在短期内是难以消除的。另外,由于这些方面的原因,发达经济体的宏观调控传导不畅的情况短期难以改变,增发了很多基础货币,但是这种基础货币没有转化为金融机构对于非金融企业的贷款增长,对于居民消费信贷的增长,因此难以对实体经济增长产生比较明显的积极影响。因此,货币政策的传导受阻,效果难以发挥出来。面临比较高的通胀水平,新兴经济体短期内恐怕难以明显放松宏观经济政策,因此现在比较趋于收紧的经济政策,对于未来的需求还有约束作用,因此整个需求增长步伐还是有可能放慢。

  我们上面讲的都是比较负面的影响因素,积极的因素我们能看到最近一段时间全球出现了通胀可能放缓的可能性,比如油价在前一段时间出现了下降的情况。刚才我们介绍了日本的工业情况,日本在灾后工业生产逐步出现了恢复情况,下一步有可能下降幅度会缩小,因此这些会成为未来世界经济有可能好转的积极因素。但整个来讲,我们认为未来的世界经济短期内恐怕还是不太乐观,过去用到比较多的一个指标是用先行指标来判断整个全球经济增长变化的情况,这个图就是我们用OECD国家,加上六个比较重要的非成员国,其中包括中国、印度、巴西、印尼、南非、俄罗斯这六个比较大的新兴经济体,把他们所有的先行指数合成之后,把它转换成季度数据,和季度同比增长率做一个对比,我们能看到,中间的超前关系,它给出的信号在历史上还是比较可靠的。近期的情况可以看到,先行指数还是处于下降的情况,尤其是最近几个月,OECD做的一套先行指数,OECD成员国加上六个非成员国,绝对水平都在下降,这对于我们判断未来的世界经济走势给出的信号是不太好的。因此,还是需要我们对这种情况有所警觉。 

  整个的情况我们判断,刚才我们所提到的一些负面因素,另外加上一些指标的变化,我们认为未来这段时间有可能世界经济是增长率不排除继续放缓的可能性。面对这种情况,既然它和政策因素有关系,和体制上的因素也有关系,我们怎么去应对。

  我们认为从短期来看,政策方面还是需要做一些调整,像美国的情况,最近因为债务上限的问题讨论比较多,美国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对于货币政策的倚重程度比较高,但是财政政策效果难以发挥,下一步我们认为美国不光要靠货币政策,要想方设法发挥财政政策对经济的刺激政策,我们觉得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要做一个平衡。对于欧元区来讲,是一个相反的过程,上半年我们看到的媒体不停地在讲欧洲的主权债务问题,实际上我个人认为,现在把欧洲债务危机媒体炒作这么厉害,反而对于欧洲出现的积极因素报道得不是很够。

  另外一点,我们认为欧洲出现目前的情况,不光是他的财政有问题,货币政策可能也有问题,看怎么想办法解决。最近的情况来看,这是欧洲国家M2变化的情况,在去年一季度之前,炒作欧洲债务危机之前,当时受债务危机影响比较严重的像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这些国家,当时经济状况没有现在这么差,我们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当时尽管有债务问题,但货币因素起到一定作用,当时货币增长的情况还是不错的,有的国家比整个欧元区的货币增长要高一些,有的低一些,但总体情况比较均衡。但自从去年一季度开始,希腊债务出了危机之后,不光是主权债务对于经济有很大影响,主要对于整个经济信心有问题。

  另外一个情况,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觉得不光是财政有问题,因为在统一货币区域内,很多货币从信心不足的国家、已经出问题的国家开始逃离,从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这些国家,更多的货币从这些国家流到了欧洲经济比较好的国家,比如德国、法国。我们可以看到,今年上半年,德国、法国这些欧洲经济增长比较好的国家,它的货币增长速度都要高于欧元区整个平均的增长速度。而希腊、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他们的货币增长一路下降,可能有货币流通的机制,一旦机制出了问题之后,同一个货币区内,货币都从经济状况比较差的国家跑到了经济状况比较好的国家,实际上这种情况使得这些国家整个经济状况雪上加霜,一方面财政在收紧,为了应对主权债务危机,货币又从这些区域向经济状况比较好的国家流动,因此财政货币政策都不行,这些国家的状况会更差。

  因此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宏观政策可能像现在欧洲更多的着眼点放在了财政的重整上,对于货币政策要考虑一些措施去调整。主要的货币发行国家,在制定货币政策时,不仅要考虑国内的需要,也要考虑这些国家货币作为主要国际货币的溢出效应,对其他经济体的反映。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加强各国之间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

  应对这种局面,各国政府要拿出决心,政府和媒体一起引导公众预期,就像刚才讲到的,一季度整个欧元区的状况实际是改善的,希腊都恢复了正增长的情况,但西方很少有这方面的报道,都在报道希腊如何危险,葡萄牙如何危险,近期又报了意大利如何危险,不利于引导公众预期,对于这些国家经济的恢复是不利的,因此政府和媒体要引导公众预期。对于新型经济体国家来讲除了收紧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之外,对于抑制通胀,政府也要引导公众预期,以比较强的抑制通胀的决心来引导居民和企业的通胀预期。

  我就简要汇报这么多,国际经济方面今天请了两位资深的教授,一会儿他们有更好的发言,我就介绍这么多。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姜楠】

相关新闻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