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当前经济主要风险是通胀和地产泡沫

来源: 新华08  2011年04月20日 09:56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博士 

视频回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 王军博士演讲视频

时长:18分55秒 双击视频可全屏观看

  4月20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二期“经济每月谈”。图为本次会议嘉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博士。 新华08彭桦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博士4月20日在北京表示,当前宏观经济运行主要的两大风险是通胀和房地产泡沫,抑制当前的通货膨胀的局面,收紧货币不是万能的、是不够的,但如果当前不收紧货币是万万不能的。他是在参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以下简称“国经中心”)举行的第二十二期“经济每月谈”上作这番表示的。本期会议的主题“一季度国内外经济形势分析”。

  王军认为,当前宏观经济运行主要的两大风险是通胀和房地产泡沫。特别是通胀压力是现阶段宏观经济运行当中主要的矛盾和中短期的风险因素。
  结构性的供给不足,导致食品和居住类的上涨,特别是是食品当中生鲜食品的价格上涨,成为推动食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居住类价格上涨也是非常快的,仅次于食品类,居住类租房的价格同比增长最快。二是输入性的通胀风险成为来自于外部成本推进因素,从工业品价格来看,除了基本金属,基本金属在一季度有冲高回落的态势,除了基本金属之外其他的都是走高的,特别是能源贵金属,昨天晚上黄金盘中复活,石油也在反弹。 
  劳动力工资快速上涨,通胀和劳动力成本的上涨是切相关。特别是中国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这是主要的原因。中国的劳动力正在变得越来越短缺。去年全国普遍提高的最低工资的标准以及劳动力报酬的上涨都增加了企业的运行成本,加大了上游、中游和下游的传导压力。这是来自于总供给方面。
  需求方面的因素有投资拉动导致的超发货币和顺差导致的被动超发货币,一旦超发的货币推动价格上涨,特别是房价的膨胀,就会导致物价的压力。首先我们看投资拉动,主动的超发货币,货币供应量过度增长是持续因素和根本因素。这次通胀是典型的货币现象,当然我们说货币情况和通货膨胀之间不是简单的关系,货币投放到实体经济以后,从M1货币供应到CPI传导大概在六到九个月,在08年我们采取的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投放大量的货币,造成当下的物价上涨。我们也看到,从去年开始我们逐渐收缩的货币,如果比较乐观的预计,在更长一段时间以后可能物价会出现拐点。
  王军说,根据测算迄今为止外汇占款的速度非常惊人,北京已经超过了20万亿,应该说这是中国流动性过剩的一个非常重要原因。尽管央行在不断的用央票对冲,但是流动性依然是非常宽松的,通胀货币基础是非常明显。这是两个不同口径,贸易顺差和两个不同口径所谓的“热钱”。可以看到,从去年以来“热钱”流入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尽管是小幅温和上涨,但仍是比较明显的,和顺差的走向和CPI的走向基本是同步的。
  货币的超发直接导致了资产价格,推升资产价格的膨胀,特别是房地产的价格。资产泡沫向通胀传导的趋势非常明显。国际上是非常清晰的。超量的货币通过房产价格的上涨以后,通过相应的渠道间接的向物价的各个领域,主要导向是向食品类、居住类的这些领域扩散。
  王军表示,综合上面的分析,抑制当前的通货膨胀的局面,收紧货币不是万能的、是不够的,但如果当前不收紧货币是万万不能的。这是非常明确的一点。刚才我们讲上涨,把这个时间周期放得长一些,从2003年以来我们的物价上涨主要是食品和城市的服务价格。刚才讲到,食品的链条虽然长,但是也是清晰的,货币投放多了,导致房地产的价格上涨过快,使得居住类价格上涨,驱动了人工服务的价格上涨,又间接导致大量使用人工和服务的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房地产价格的上涨直接导致居住类和人工成本的上涨,使得农民工去沿海务工的生活成本大幅上涨,意愿出现了下降。在东南沿海部分很多出现用工荒的现象,跟这个也有直接的关系。更令人头疼的是,如果物价上涨进一步“倒逼”工资的上涨,出现物价和工资螺旋式的上涨,形成自我强化的循环,治理起来会更加的困难。

【责任编辑:赵鼎】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