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回放:一季度国内外经济形势分析

来源: 新华08  2011年04月20日 09:29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曹文炼

  4月20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二期“经济每月谈”。本期的主题是:一季度国内外经济形势分析。图为本次会议支持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曹文炼。 新华08彭桦摄

  曹文炼:

  各位来宾,各位媒体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参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第22期经济每月谈活动。我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曹文炼,本期每月谈的主题是一季度国内外经济形势分析。大家知道,上周五国家统计局刚刚公布了我们一季度的宏观经济数据,其中国内生产总值增长9.7%,环比增长2.1%,居民消费价格继续上涨,同比上涨5%。三月份单月的CPI同比上涨5.4%,环比下降了0.2%。固定资产投资保持较快增长,同比增长2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6.3%,进出口较快增长,贸易出现了首次的季度逆差。

  曹文炼:

  我们再来看国际方面,主要经济体经济恢复增长,但失业率增长很高。一些国家财政赤字高起,一些国家主权债务危机隐患仍然没有消除。主要的货币汇率波动仍然较大。日本大地震和海啸及其核泄漏的影响引人注目还在继续,西亚北非地区政局动荡,对国际原油价格的影响已经显现。一个月以来石油每桶价格提升在100美元以上的高位,最高时已经达到113.46美元。可以说当前国内外经济环境仍然十分复杂,经济运行中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很多。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国内经济运行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如何分析看待我们当前的国内外经济形势,相信是大家都很关心的。

  曹文炼:

  今天我们很高兴请来了相关领域的专家与我们共同探讨这些问题。今天请来的五位嘉宾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北非研究所的姚桂梅研究员,日本的中央银行驻北京的代表处首席代表新川陆一先生,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前所长谷源洋研究员。我们非常欢迎各位的到来,今天到会的还有一些大家熟悉的专家、研究人员以及企业负责人和长期以来关心我们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媒体朋友,更多的是我们在互联网上的场外朋友,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为了增强现场现场观众和嘉宾的互动效果,我们还开设新浪微博的大屏幕,请大家可以根据大屏幕的说明积极参与,一会儿提问的时候我们也会选择部门微博上的问题请嘉宾们来回答。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博士

  4月20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二期“经济每月谈”。图为本次会议嘉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博士。 新华08彭桦摄

  王军:

  谢谢主持人,各位现场的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今天和大家今天在这里讨论对一季度经济形势的观点和看法。因为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和观念,不代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观点和看法。

  在座的有很多专家,我先来抛砖引玉,希望大家批评指正。我今天讲的题目是“经济下行无需担忧,通胀风险加大”。首先我们对一季度的经济运行,我们认为最大的特点是经济增长无需担心,通胀风险加大。首先看经济增长基本保持平稳的态势,从季度的增速来看,一季度是9.7,二季度是9.8,三季度是9.6,基本上保持平稳态势。从首次公布的环比数据,最下面的蓝色线可以看到,环比也是2.1,去年四季度的环比略微有一些下降,同比和环比是比较平稳的态势。下行的风险暂时解除。

  王军:

  从工业增加值也出现明显的反弹,导致工业生产季节复苏。发电量在一季度也是出现了明显的反弹,用电量也保持平稳回升的势头,其中轻工业的用电量大幅度的攀升。PMI出现季节性的回升,但是这个反弹力度是明显的减弱。第二个特点,通胀形势更加严峻,食品和居住价格仍然是要求的推动力,从这四条线可以看出,最上面一条线是食品,下面三条线分别是居住类、当月的同比和非食品。这是通胀的形势。从上游、中游和下游物价形势来看也比较明显,最上面是食品单月同比,下面是固定价值的同比,中间的红线是PPI,最下面是CPI,食品涨得最快。

  王军:

  从三大需求来看是稳定增长的态势,增长的动力结构内生性在逐步增强。固定资产投资出现季节性的增长,房产投资也比较快,整个一季度在高位运行。从消费来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一季度是大幅度回落,其中汽车和家具降得比较快,其中金银珠宝增长的速度比较快。再看外贸,在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情况下,六年来首次出现季度小幅逆差。3月份出口出现强劲的反弹,综合来看三大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内需仍然是国民经济回升向好的最强劲的动力,外需的作用还不稳固,继去年三季度出现外需对GDP正的贡献之后,今年一季度出现负的贡献,而且还有一个现象比较突出的是在今年一季度消费超过了投资,成为拉动GDP增长的第一动力,贡献是60%,投资是44%。

  王军:

  从货币信贷的运行来看,一季度是平稳回调的态势,流动性充裕的局面不改,资产市场的表现各一。M1和M2的走势出现明显的回落。但是在一季度应该是平稳的态势。其中M1和M2的剪刀差出现负值。这是贷款余额和新增人民币贷款的变化情况。从央行首次公布的社会融资规模结构图可以看到,人民币各类贷款稳占半壁江山。外汇储备突破3万亿,创出新高,汇率小幅升值。股票市场受一季度的政策抑制影响,波动性加大,出现横盘振荡的走势。房地产市场热度不减,销量并未见到明显下跌,销售的累计面积和销售额累计的同比速度呈现比较快的增长态势。这是第一个一季度宏观形势基本的特点。

  王军:

  第二,当前宏观经济运行主要的两大风险是通胀和房地产泡沫。特别是通胀压力是现阶段宏观经济运行当中主要的矛盾和中短期的风险因素。

  王军:

  结构性的供给不足,导致食品和居住类的上涨,特别是是食品当中生鲜食品的价格上涨,成为推动食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居住类价格上涨也是非常快的,仅次于食品类,居住类租房的价格同比增长最快。二是输入性的通胀风险成为来自于外部成本推进因素,这几条线,深蓝色的线是我们研究的大宗商品的价格总数,红色的线是纽约市场的期货价格和美元指数都呈现明显向上的走势。从这几个指数来看,从这些工业品价格来看,除了基本金属,基本金属在一季度有冲高回落的态势,除了基本金属之外其他的都是走高的,特别是能源贵金属,昨天晚上黄金盘中复活,石油也在反弹。

  从我们这个指数和上中下游的物价指数来看也是,我们大宗商品的价格指数也是一马当先,同比增长是40%多。

  王军:

  劳动力工资快速上涨,通胀和劳动力成本的上涨是切相关。特别是中国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这是主要的原因。中国的劳动力正在变得越来越短缺。去年全国普遍提高的最低工资的标准以及劳动力报酬的上涨都增加了企业的运行成本,加大了上游、中游和下游的传导压力。这是来自于总供给方面。

  需求方面的因素有投资拉动导致的超发货币和顺差导致的被动超发货币,一旦超发的货币推动价格上涨,特别是房价的膨胀,就会导致物价的压力。首先我们看投资拉动,主动的超发货币,货币供应量过度增长是持续因素和根本因素。这次通胀是典型的货币现象,当然我们说货币情况和通货膨胀之间不是简单的关系,货币投放到实体经济以后,从M1货币供应到CPI传导大概在六到九个月,在08年我们采取的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投放大量的货币,造成当下的物价上涨。我们也看到,从去年开始我们逐渐收缩的货币,如果比较乐观的预计,在更长一段时间以后可能物价会出现拐点。

  王军:

  根据测算迄今为止外汇占款的速度非常惊人,北京已经超过了20万亿,应该说这是中国流动性过剩的一个非常重要原因。尽管央行在不断的用央票对冲,但是流动性依然是非常宽松的,通胀货币基础是非常明显。这是两个不同口径,贸易顺差和两个不同口径所谓的“热钱”。我们可以看到,从去年以来“热钱”流入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尽管是小幅温和上涨,但仍是比较明显的,和顺差的走向和CPI的走向基本是同步的。

  货币的超发直接导致了资产价格,推升资产价格的膨胀,特别是房地产的价格。资产泡沫向通胀传导的趋势非常明显。国际上是非常清晰的。超量的货币通过房产价格的上涨以后,通过相应的渠道间接的向物价的各个领域,主要导向是向食品类、居住类的这些领域扩散。

  综合上面的分析,我们认为抑制当前的通货膨胀的局面,收紧货币不是万能的、是不够的,但如果当前不收紧货币是万万不能的。这是非常明确的一点。刚才我们讲上涨,把这个时间周期放得长一些,从2003年以来我们的物价上涨主要是食品和城市的服务价格。刚才讲到,食品的链条虽然长,但是也是清晰的,货币投放多了,导致房地产的价格上涨过快,使得居住类价格上涨,驱动了人工服务的价格上涨,又间接导致大量使用人工和服务的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房地产价格的上涨直接导致居住类和人工成本的上涨,使得农民工去沿海务工的生活成本大幅上涨,意愿出现了下降。在东南沿海部分很多出现用工荒的现象,跟这个也有直接的关系。更令人头疼的是,如果物价上涨进一步“倒逼”工资的上涨,出现物价和工资螺旋式的上涨,形成自我强化的循环,治理起来会更加的困难。

  王军:

  对于全年物价走势我们有一个判断,可能会出现“前高后不低”的判断,影响中国通胀的因素有输入性原因,主要是国内的因素。从中长期来看,决定中国通胀的核心因素是经济增长的速度。从全年来看,尽管主流的观点认为由于翘尾因素的影响是前高后低,我们估计会出现前高后不低的现象,全年的物价压力还是非常大的,还是会长期存在这个压力。对通货膨胀不能掉以轻心,温和的通胀恐怕会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有客观性和长期性,第一要素成本很难再现,输入性的因素和产能过剩并不必然导致出现通胀,货币基础还有翘尾因素,翘尾因素确实是前高后低,上半年在2.5以上,下半年的增长也不能忽视。从CCIEE显示出来的图来看,先行指数已经出现回落,我们这个先行指数一般是领先价格指数,是在半年左右甚至更长一些,我们乐观的看到在半年以后,也就是在四季度会出现物价的回落。

  第二个风险,相对于通胀来讲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化风险是更加长期和深远。这就不再多讲了,这个是非常清晰的。像限购令是强制性关闭当前社会资金通过购买资产的方式保值增值的调整渠道,虽然说是限制了房产的购买,但是这部分的资金被迫向其他的资产领域甚至商品领域蔓延,可能会加剧部分商品的上涨。现在是一线城市限购,二三线城市没有限购,可能会强化他们进入二三线城市购买的动机。包括限贷令也是一样的,导致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的压力会比较大一些。

  王军:

  从目前657个当中608个公布房价控制目标来看,表述是不一的,五花八门,有的是新建商品住房,有的是新建普通住房,基本的逻辑是传递出房价涨幅可以和GDP的增速、和人均的可支配收入增幅挂钩,还有一条很重要是参照居民的可支付能力。608个城市当中只有长春明确提到将居民的可支付能力作为参照,只有北京提出稳中有降的调控目标,其他城市都是在各自的参照系下,要么参照GDP的增速或者是人均支配收入的增速,他们所制定的目标都为今年的房价上涨留下了一个充足的空间。原来以控制房价扭转预期为目的的控涨令,我们担心会成为催涨令。从另一个角度讲,当前的住宅价格统计指标体系也不能令人放心。这是对于房地产市场一些政策的简要的评述。 对于未来房地产市场我们有以下几点简要的展望,我们预期未来几个月的销量和投资的增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也不必过于悲观,适度的降温有利于控制住房价格,有利于调整结构,而且今年还有1000万套的保障性住房也会推出,会有效的对冲这个带来的负面影响。

  总的来看,房地产调控改变不了今年经济平稳增长的大局。投资可能会放慢一些,销售可能增幅也会有所下降,但是由于刚才我讲的一线城市受到限制,二三线城市没有受到限制,整个销售全年来讲还会保持一个稳定增长的局面。

  从房价来讲,恐怕房价涨幅放缓是一个趋势,大跌的可能性也不大。从去年已经延续的势头,考虑到我们宏观政策在收紧,流动性在趋紧,涨幅放缓是一个趋势。再加之今年大规模推出保障性住房,实际上是从另一个角度减少商品住房的用地,大家对于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对于控制和遏制房价起到了多少作用以及完成多少也没有确定性。

  对于整个全年的经济运行,从一季度反映出来的倾向来看,年初很多人担忧的风险都不是很大,全年高增长、中通胀的格局是可以预期的,因为我们看到“三架马车”的动力,基本还是比较强劲的。从3月份的指数来看出现了反弹,从消费来看高速增长很难,但是消费增长能够保证。特别是农村居民的收入增长是非常快的,投资也不会有大幅度的下滑。外贸短期内形势也不会出现重大的变化,外部的经济也会逐渐的恢复正常。

  王军:

  下面再简单讲一下对下一阶段调控的建议。总体思路是政策的着眼点要控制通胀,抑制房价,调整结构,促进改革。在基础上实现经济的平稳较快增长,这是总体的思路。从两大政策来讲,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搭配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要加强与政策的协调配合,加强灵活性,政策要保持一定的弹性。一个侧重于价格平稳发展的原因主要是稳定价格总水平和管理通胀预期。控制通胀要一揽子的政策组合来强化这个力度,特别是通过货币政策继续控制流动性,鉴于当前的利率水平还不足以抑制通胀,我个人建议继续提高基准利率,释放更加强烈的管理通胀预期的信号。

  从房价来讲,地方政府承担更多的职责,央企是不是可以考虑从商品房的开发建设里退出来,主要集中于保障性住房的建设。

  从中长期来看,推动土地政策的改革,发挥货币政策的独特作用,恐怕维护房价的稳定也应当作为央行货币政策关注的重要目标之一,不光是关注物价,还要关注资产价格。

  对于保障性住房,今年中央非常强调1000万套的房屋,这里资金的供应如何解决,除了财政拿出更多的资金,10%可能还不太够,除了财政之外,还要调动社会资金的积极性,比如说当前的社保资金和保险资金都非常高,可以运用金融创新的手段,引导这些社会资金来投入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包括东部沿海的发达省份,可以利用公租房的优势所产生的现金流发行资产支持的证券,支持保障性住房的建设。这里可以进行创新的手段是非常多的。调结构主要是通过增加收入来扩大内需,把重点放在增加收入上,国有企业的收益更多的要上缴,或者让民众分享经济增长的程度。改革主要是中央和地方的财税关系的改革,这是非常紧迫的任务。短期我认为可以考虑重新在严格监管控制风险的基础上,有选择的重新开启,中期可以考虑将房地产税和资源税的试点扩大到更多的城市,可以允许符合条件的地方政府规范的直接发行市场债券,包括房产税和资源税都可以成为地方收入的主要来源,减弱对于土地出让金和土地财政的依赖。还有资源要素价格的改革,包括人民币汇率,可以更有弹性一些,可以利用汇率的手段来抑制当前的通胀。

  今天我想讲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赵鼎】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