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评级遭降 日美欧债务风险促我外储寻出路

来源: 经济参考报  2011年08月25日 07:23

  24日,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公司将日本主权债务评级从Aa2下调至Aa3,评级前景为“稳定”。穆迪还同时下调了三菱东京日联、三井住友、瑞穗、瑞穗实业等多家日本银行的评级。

  有专家表示,欧债危机、美债危机以及日本信用评级下调,把规模超过3万亿美元的中国外储推入困境;减少外储增量,实现国际收支平衡,中国外储方能“绝处逢生”。

  问题加剧

  日本主权债务评级遭降

  穆迪在声明中称,诸多因素令日本难以放慢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的上升,导致穆迪作出下调评级的决定。并称,自2009年全球经济陷入衰退,日本政府债务一直在不断累积,3月11日地震及随后的核危机加剧了日本的债务问题。

  穆迪还表示,日本的政治问题也是此次下调评级的原因之一,“过去五年来,政府频繁更换使之无法通过有效和持久的政策来贯彻长期经济和财政战略,”穆迪表示。民意支持率极低的现任首相菅直人23日证实,他即将辞去执政党党首职务。此前日本经济财政大臣与谢野馨透露,菅直人可能在8月30日辞职,这意味着日本将选出五年来的第六任首相。

  同时,穆迪将上述评级的评级展望定为稳定,理由是日本投资者对国内市场及日本公债的偏好并未削弱,日本政府依然能够以全球最低的名义利率来为财政赤字融资。

  调整之后,穆迪对日本的评级与标准普尔(Standard& Poor’s)和惠誉国际评级(FitchRatings)对日本的评级一致。后两家评级机构对日本主权债务的评级均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

  “政府继续运用货币和财政政策刺激日本经济发展已无空间,这为日本经济发展前景增添了不确定性。日本政府长期推行零利率的宽松货币政策,已没有利率政策空间;政府收不抵支的财政状况,除增加债务外已不具有增加政府投资刺激社会消费的经济实力,日本经济已进入政府有效投资的短缺时代。”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总裁关建中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穆迪当日还将三菱东京日联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瑞穗银行、瑞穗实业银行的评级均下调一级。除一部分地方银行外,其他日本国内银行也成为了降级对象。穆迪表示,日本银行降级的理由是将来发生危机时,“日本政府提供支持的能力下降”等。此外,日本政策投资银行、商工组合中央金库等13家和日本国债连动的政府相关机构的评级也被下调一级。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财相野田佳彦(YoshihikoNoda)当日拒绝就穆迪下调日本主权信用评级的行动发表评论,但他强调,近期日本国债拍卖情况顺利,表明市场信心非常稳定。

  穆迪在5月就曾警告可能调降日本当时为Aa2的评级,因其经济成长迟滞的前景以及应对庞大公共债务时政策不力,让人越来越担心。

  穆迪上次调整日本评级是在2009年5月,当时将评级从Aa3上调至Aa2。但因日本今年财政状况恶化,该机构于2月22日将日本评级展望调为负面,并在5月31日将其列入可能被下调的待观察名单。

  前景分析

  长期债务“痼疾”难除

  穆迪调降日本评级消息公布后,10年期国债期货早盘一度跌至142.39,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上涨2.0个基点至1.030%;5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上涨0.5个基点,至0.310%。但截至收盘,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持平于1.010%,主力9月日本国债期货收盘也微幅上涨。

  日元走势基本持稳,美元兑日元汇率在76.70附近盘整,日本主权CDS费率报109个基点,与23日尾盘持平。

  路透社援引澳洲国民银行首席市场分析师亨德森(RobHenderson)的话表示,日本总体债务已相当于GDP的229%左右,甚至高于希腊,近年来日本主权债务一直是西方国家之首,此次下调评级基本在预料之中。

  资料显示,截至8月18日,日本的债务余额为11.759万亿美元,公共债务占GDP比重达226%,目前在发达国家中是最高的。日本财务省8月10日公布的数据表明,截至今年6月底,日本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国家债务余额首次突破900万亿日元大关,合计高达904.0772万亿日元,日本国民人均债务余额约709.5万日元。

  日本政府计划9月向国会提交超过10万亿日元的第三个补充预算案。根据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日本政府债务余额对GDP的比率2014年将至少达到246%。

  但亨德森认为评级下调不太可能产生太大影响,因为所有债务几乎都是日本人自己持有,他们没有退路。外国银行可能会撤出诸如希腊等国,但日本是与之隔绝的,日本公债不会遭遇抛售。

  高盛集团24日表示,下调评级对日本金融市场构成的任何影响都将是暂时的。高盛经济学家称,评级机构调降日本主权评级行动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并称目前市场关注焦点有三个,一是有关财政整顿、重建计划的讨论及新首相上台后的税改,其次是新首相与反对党之间的对话,第三是消费者与企业对前述二项焦点的反应。

  全球最大债券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也认为,穆迪调降日本信评对日本债市影响微乎其微。

  法兴银行日本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卓治则称,由于外部经济不确定性增加,日本国债目前担当避险资产角色,且其多由本国投资者持有,因此评级机构的评级调整并不会对日本债券市场产生重要影响。

  但持续多年的债务问题依然是日本的一大痼疾。

  野村证券(Nomura)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谢阿德(PaulSheard)表示,“日本高水平公共负债、大规模预算赤字、糟糕的宏观经济环境以及政府无法有效改变这些情况的现实,使得评级机构逐步聚焦日本的主权信用。”

  西班牙对外银行分析师表示,如果日本评级遭降,那么原本流入该国的海外资金或出现部分回流,去寻找新的避险对象,导致日元走软。另外,日本被降级会抬升该国发行国债的成本,进一步恶化其财政状况,不利于日本震后的财政刺激措施的实施和经济的复苏。

  日本持续的通货紧缩引发的问题将继续拖累经济,进而影响日本稳定债务状况的能力。24日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日本不包括生鲜食品的消费者价格再度开始下跌,而且在日本经济经历三个季度的萎缩后,通货紧缩趋势预计将加剧。

  中国外储

  减少增量实现收支平衡

  中国外汇储备一直备受国际投资者关注,当日前美国主权信用评级遭到标普“无情”的下调时,“分散化投资”再次被提及。不过当日本国债也被下调后,市场更深刻的认识到:现在,拿着什么币种都不安全。一句形象的比喻是:分散风险是要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但要命的是,现在每个篮子里都是烂鸡蛋。包括欧洲、美国和日本在内的各国均被笼罩在一片债务阴霾之中。

  而与此对比的是,截至2011年6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已达到31975亿美元。其中,投资美国国债的资金占比约为36.5%。美国财政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6月,中国已经连续第三个月增持美国国债,6月份持有美国国债总额较上月增加57亿美元,达到11655亿美元。另一方面,2011年3月,中国净买入日本长期国债价值2345亿日元(约29亿美元),创下自2005年1月以来的单月买入量之最;4月份,中国净买入价值1.33万亿日元(约合166亿美元)的日本长期国债,再创新高;5月份,中国净购入4971亿日元(约合61亿美元)日本长期债券,为连续第8个月增持日本长期债券,中国成为连续6年来日本长期国债的最大购买方。

  “外汇储备投资的多元化一直是我国坚持在做的,但在每个特定的阶段,多元化的方式方法不同,内涵也不同。如果说之前我们更多的在做币种的多元化,那么在目前国际的宏观和金融环境下,我们应该更多的尝试在投资方式上的多元化和创新。”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赵庆明指出,具体而言,第一,中国的外汇储备应该更多的尝试投资一些高收益债券,以及更多的尝试股权类投资;第二,应该尝试更多变通的投资形式,比如将资金分出来一部分交给一些专业的基金运作。未来的重点应该是“多元化”,并尝试可能的收益率比较高的高风险的投资方式。

  不过,在“调整存量”之外,赵庆明更加强调,与其说多元化,不如更多的卡住外储的增量。若卡住外汇储备增量,促进国际收支平衡,投资问题也不会显得那么棘手。

【责任编辑:李澎】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