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降级或将缓解中国资本流入压力

来源: 上海证券报  2011年08月10日 10:56

  ⊙项银涛

  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对中国的影响,不见得都是坏事情。当然主权信用评级下调,意味着美国国债存在风险贴水,必须要提高国债的票面收益率才能吸引到投资者的资金融资。这意味着美国国债市场交易价格的下降,按照市价计算,将给坐拥近1.2万亿美元美国国债的中国带来账面上的巨额浮亏。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表明美元贬值的趋势可能会进一步确立,美元购买力下降,那势必减少从中国的进口,倒逼中国加快经济结构调整,由此可以缓解中国的资本流入压力。

  避险情绪的蔓延,将大大缓解“热钱”的流入。回顾次贷危机爆发后中国跨境资本的流动,2008年三季度至2009年一季度,曾出现了显著的资本外流。有学者根据“月度外汇储备增加额-贸易顺差-FDI-汇率变动造成的估值效应”的简单方法来测算,2008年11月至2009年1月热钱流出达到峰值,三个月合计流出约1225亿美元。 深入分析当时热钱流出的原因,笔者以为,是避险情绪在全球金融市场的蔓延,促使投资者在短时间内转向“现金为王”的策略,保持适当流动性以应付各类债务的偿还。

  当前美、欧两大经济体均面临内生经济增长动力不足、通胀上升、失业率居高不下的困境,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惨淡。6月,JP摩根全球制造业PMI已连续四个月下降,显示全球经济复苏可能进入相对缓慢的阶段。在美国主权信用评级遭降,欧元区债务危机又有继续恶化迹象,全球投资者惊魂未定的情景下,虽短时间内难以判断将会出现资本外流,但至少资本流入的速度将会下降。

  特里芬悖论早已深刻揭示了美元长期必将贬值的风险。作为美国主要的债权人,中国外汇储备资产在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后面临巨额账面浮亏。而要满足世界经济和贸易增长的需求,美元供给必须不断增加,从而美国国际收支逆差必然不断扩大,这又必将对美元产生贬值压力,从而动摇美国作为国际货币体系中心货币的基础地位。在这种情况下,随着美元购买力的下降,中国的外需将会显著放缓,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扩大内需的紧迫性和重要性日益显现。同时,外汇储备遭遇大幅贬值的现实压力,也给中国的贸易和外汇政策提供了修正的机会。

  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已连续4个月回落,7月PMI数据为50.7%,为2009年3月复苏以来的最低值。而汇丰发布的制造业PMI指数,则已低于50的分界线,显示国内经济下行风险增大。另外,房地产调控取得了初步成效。一线城市房价出现了滞涨的局面,商品房库存明显增加。房地产开发商的资金面压力巨大,部分小开发商的资金链条有随时断裂之虞。这样经济前景不甚明朗的背景,势必也会降低对国际热钱流入的吸引力。

  还有不该忽略的是,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也将促使中国改变外汇储备资产的投资策略。中国进口的规模可能会增加,带动进口额的快速增长,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国际收支顺差的压力。

  若从更深层次探讨,美国主权信用评级遭降,也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市场机制的自我纠正和自动纠偏的表现。因此,我们更需要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视作外部对我国加快经济结构调整的强大压力,抓紧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扩大国内的需求。同时,更积极地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增强人民币的话语权,以求真正改善当前中国面临的不利的国际货币环境。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博士)

【责任编辑:姜楠】

相关新闻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