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缩货币控通胀 “误伤”经济增长动力

来源: 中国证券报  2011年08月04日 11:19

  笔者较早提出了近年来通胀类型发生的变化,认为对不同类型的通胀,应当用不同的宏观调控手段来加以治理。对于笔者的观点,业界存在不同的观点和辩驳声音。在此,笔者认为应当作出说明:货币超发未必引发通胀,紧缩货币对于成本推动型通胀“药不对症”。在当前已经明显出现经济内生性收缩情况下,继续紧缩货币将伤害经济增长动力。

  紧货币“药不对症”

  有批驳观点认为,货币超发是导致成本上升的唯一因素,因此没有什么因成本上升而导致的通胀过程。

  对于这种观点, 笔者须指出,货币超发当然会引起成本上升,但问题是,是否成本上升都是由货币因素构成的,难道就没有独立于货币而引起成本上升的因素吗?

  其实在初级产品生产中,由于自然资源的丰裕程度发生变化导致生产成本上升,从而形成“边际效益递减”现象。举例来说,在煤炭生产中,由于开采深度增加,按照目前的技术规范,深度每增加100米,就必须增加一级提升和通风等设备,到达一定的深度后,还必须从木支护改变为金属液压支护才能保证安全生产,支护材料的使用密度也必须成倍增加,所以采煤成本是随采煤深度的增加而不断上升的。目前中国的煤矿平均井深已接近500米,而且近年来超过千米的矿井也越来越多。由此可知,一个煤炭企业所拥有的矿山,一开始的确是企业买来的,但是在买来后的开采过程中,开采成本是不断上升的,而这种成本上升的原因只与自然条件有关,与货币无关。

  农业生产中的边际报酬递减现象更明显。由于耕地是有限的,而且还在不断减少,所以要想增加农业产出,就只能依靠对有限的土地不断增加投入,但是增加的投入并不能总是获得与以前一样的产出回报,就表现为农业生产成本的上升要快于农业总产出的上升速度,从而挤压了农业生产利润。农民为了保护自己的纯收入水平,就要通过提价方式向农产品消费者转移这种成本上升负担,这就构成了中国目前由农产品涨价所推动的“结构型通胀”。从实际情况看,1999-2010年,中国粮食产量的年递增率只有0.5%,但化肥施用量年递增率却高达4%。

  所以,决定生产成本的绝不是仅有宏观货币供应量这一个因素,而我所提出的成本推进型通胀,正是由工农业生产中因自然因素变化所导致的成本上升因素带来的。我之所以提出加息不能阻止人口增长,也不能增加土地供给,就是要说明货币变量不可能改变自然因素,因此对由自然因素变化所导致的通胀过程是无效的。

【责任编辑:王婧】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