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疏导 建立普惠金融体系

来源: 上海证券报  2011年08月04日 08:40

  ■“中国民间借贷现状”调查完结篇

  一面是信贷资金“饥馑”,一面是民间游资“过剩”,在货币政策持续收紧之下,全国不少地方今年遭遇了中国式的不对称“钱荒”:中小企业融资难呼声迭起,民间借贷火热异常。

  民间金融到底是暗流汹涌、危机四伏的“魔鬼”,还是有效补充了正规金融、缓解中小企业和百姓融资难的“天使”?

  在本报记者7月中下旬先后赴青岛、鄂尔多斯、宁波、福建等地实地调研之后,我们的感受是,尽管各地民间金融存在一些乱象,但民间金融不是洪水猛兽,各地形式多样的民间借贷以灵活、及时、快捷以及富于民间智慧等特点,弥补了正规金融的欠缺,在金融市场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疏为上、堵为下”,打击与取缔并非是对待民间金融良方,民间金融的合法化、阳光化才是上策。去年9月,胡锦涛总书记提出了“包容性增长”的概念。包容性增长,是寻求经济与社会协调发展的增长,它倡导机会平等,希望全社会各个阶层可以公平合理地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我们认为,以疏导和包容的态度对待困扰尽管部门多年的民间金融问题,正是“包容性增长”内涵的一种体现。现在正是监管层拿出高度的智慧,以切实制度建设,将民间金融纳入到我国金融体系的建设当中,建立全方位普惠金融体系的契机。

  ⊙记者 毛明江 李丹丹 ○编辑 颜剑

  民间金融 助力经济发展

  “1934年民间金融越发达的省份,在1978至1998年间人均GDP增长得越快。70年前金融不发达的省份和地区,在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的速度仍然落后。”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从历史实证研究的角度,证明了民间金融对实体经济的重要性。

  在陈志武看来,即使是一向为人所诟病的民间“高利贷”,只要资金不是来源和借贷于赌场、毒品、腐败收入等非法途径,高利贷本身并无原罪。因为按照市场定价的逻辑,资本的利率也应该是市场竞争形成的,它要真实对应市场供求状况。所谓“高于正规金融机构利率”的说法,并不能抹杀其合理性。

  “民间借贷的问题不是正义与否的本质问题,只是合法与否的技术问题。”青年学者邓海建认为。

  有统计显示,非国有部门在过去十几年里获得的银行正式贷款占比不到20%。

  邓海建表示,几乎所有商业银行的长期贷款对象都是具有政府背景的大项目,对中小企业,通常都是一年以内的流动资金贷款,基本上不会提供长期贷款或固定资产投资贷款。银行信贷再度紧缩,被银行系统挤出的企业贷款需求不得不转向寻求更高成本的融资。民间借贷尽管利息高于银行,但它同时也承担了比银行高的借贷风险。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天量民间财富找不到投资出口。加之眼下的金融体系的结构性问题,在CPI不断走高、负利率问题日趋严重的背景下,民间借贷的收益效用自然就战胜了风险恐惧。两厢结合、你情我愿,自然如火如荼。”他表示。

  “反思前30年中国金融改革的遗憾是股份制银行都往上看,往上走,下一步应该往下走,大的金融机构是巨人,让他们弯腰给小苗(中小企业)浇水不容易。”中国人民银行相关人士表示。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晓山表示,在目前银根收紧的情况下,民间借贷的份额越来越高。从这个角度看,民间借贷弥补了正规金融的欠缺,而且民间借贷灵活、及时、快捷,能够适时有效地弥补一般急用资金,从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交易成本。

  弊大于利 民间金融阳光化生存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是今年银根持续收紧后,许多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到银行借贷时最大的感受。

  北大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薛兆丰向本报记者表示,民间借贷对中小企业的生存极为重要。据统计,小企业占全国企业总数的 90%以上,对我国 GDP 的贡献达 65%,税收贡献超过 50%,出口额占比超过68%,创造就业机会占比达到 80%。 这么大规模的经济体,得不到适当的融资,对经济发展而言是很大的瓶颈。

  根据薛兆丰的调研,小企业的主要融资渠道是亲友借款,融资占比为29%,而银行渠道只有15%,信用社渠道只有6%。

  根据中央财经大学 2006 年出版的《中国地下金融调查》 报告,地下融资的规模大约占到正规融资规模的三分之一。

  “这么大规模的融资活动,应该放在阳光下,纳入法律体系并予以承认、政府正式监管、在市场上能与传统银行公平竞争。在朝着这一方向走的时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公开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体系的审批标准和流程,给民间资本指出一条走向合法经营、自由竞争的明路。” 薛兆丰说。

  陈志武认为,监管部门应该做的是疏通,是为民营金融和金融创新放松管制、提供宽松的金融发展环境,而不是堵。一旦民营金融从地下走向阳光、走向合法,民间金融的契约风险就会降低。

  “研究表明,禁止民间借贷只不过增加了金融交易的风险和成本,减少了资金供给,使高利贷利率变得更高。这种结局跟禁止民间金融的初衷正好相反。正确的办法是按照股东权益保护的思路,制定相关的政策和法律去保护债权人的利益,而不是打击他们。”

  在他看来,今年以来,中国各地民间借贷的繁荣是好现象,应该要鼓励,这样真正地让民间金融能够有更高的回报,与正规的金融形成一种竞争,结果是更多的帮助民营经济增加社会就业。央行和银监会,还有各个地方的金融办等,都应该从非常积极、正面支持的角度给民间金融平台提供更多方便和制度保障。

【责任编辑:王婧】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