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杰:深化改革 放开市场准入的政策

来源: 新华08  2011年05月19日 12:30

  国经中心陈永杰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三期“经济每月谈”上表示,一些领域的既得利益者阻碍“民间投资36条”,包括非公经济36条的落实,打破行业垄断,鼓励民间投资,必定会增加一些行业,特别是垄断行业,包括其他一些重要行业中的一些重要国有企业的竞争压力,影响其既得利益,特别是某些特殊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的国有企业还对这个事情抱理解态度,有的企业往往采取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利用对政府的特殊影响力来削减“民间投资36条”政策的落实,削减非公经济36条政策的落实,有的甚至是阻碍政策落实。

  陈永杰举了一个典型的例子,加入WTO以后,按照我国对WTO的承诺,就是要允许石油的进口、允许民营进口,这是基本的承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国家承诺了,承诺了最后赋予了一、二十家民营企业可以进口石油的权利,国家赋予部分民营企业他们往往在海外进行投资的时候,拿到了石油原油的份额或者是成品油的一些份额,但是我们的一些部门和我们的一些央企,在这种情况下就采取了另外一个办法,就是说你拿进来可以,赋予你这个权利可以,但是拿来过后,要由两大石油公司给你排产,要列入我的排产计划,如果你没有列入我的排产计划,你就不能进口。这种情况下,我们进入WTO已经11年了,这十几家民营企业直到现在很少有在外面拿到份额直接拿进来销售或者加工的,都要交给两大石油公司有它们排产,所以很多民营企有关部门根本就不用,把这个东西直接给你了,你给我钱就行了。使我们对WTO对允许民营企业拥有进口权的承诺,在实际的进行当中被削减了,这个事情呼吁了很多年,工商联连续提出了三四次的提案,到现在为止没有解决的进展,我们也知道我们的发改委,我们的一些部门也觉得个事情应该解决,我们的企业往往以维护石油进口的理由来阻止民营企业对这个事情的实现,阻止我国对WTO的承诺真正的实现。四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观念原因,一是对中央政策理解有差异,另外是选这个政策,不选那个政策,再有就是既得利益对落实这个政策的阻碍。

  陈永杰还提几点建议,要推进民间投资36条的落实:第一要消除认识障碍,这里面要进一步向我们的有关部门,特别是我们有关国有企业宣传国家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非公制经济发展的方针,消除人们心目当中一直直到现在存在的对非公经济的发展、对私营经济的发展怀疑的观念。还要宣传中小企业发展方针,消除一些部门在制定政策和执行政策过程中实际存在的重大轻小、重规范轻发展的倾向,我们最近出台了一系列的关于行业的政策,这些政策都在提高行业集中度,上大限小,在这个实行的过程中,往往都是以国有企业作为标杆定标准,我们很多民营企业就是在这样一种标准的情况下被刷下去了,最后进不了这个行业。

  特别是要宣传国家关于深化垄断改革,放开市场准入的政策,消除一些部门,特别是某一些央企对垄断行业改革的不解、疑虑甚至抵触的情绪,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观念问题。

  第二要协调政策关系,刚才讲了,为什么出现选此不选彼,为什么出现理解偏差,还是有一个问题,要政策协调,中央层次协调打破垄断,鼓励民间投资以推进国有经济布局战略性调整,特别是国有企业、国有资本有进有退的政策关系。更具体地提出国有资本在需要集中的领域和范围更明确地提出。在层次,部门层次,在制定有关行业准入有关规范,淘汰政策的时候,要更多的听取行业协会、商会、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意见,提高政策的科学性,行业集中度、淘汰落后,往往遗漏的就是中小企业、民营企业。

  第三要明确落实责任。“民间投资36条”需要配套的政策至少有40项,发改委已经提出来了,已经明确到有关部门,要敦促部门加快治理步伐,提出实现要求,要切实追求责任。而打破垄断的症结主要在央企,主要在垄断行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既要敦促国资委积极响应和主动参与配套政策的制定,还要明确主要的央企在配合政策落实的过程中的责任,民间投资36条落实的效果一半取决于央企。这里我想再补充两句,非公经济36条2005年2月出台,2006年的时候国资委就出台了关于资本结构调整的政策,这个政策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国有资本要在7大行业里面居于绝对控制地位,我就不知道这样一个提出来的东西和国务院的政策之间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七大领域:石油、石化、电力、金融甚至包括煤炭要居于绝对控制地位,正是这样一个文件,使非公经济36条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产生了执行上的冲突。

  现在国资委正在起草央企的“十二五”规划,社会上在讨论,国资委明确提出,提出了央企5个资本的优化,四个集中,其中四个集中:第一条国有资本要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集中,这是中央提的。第二条要向企业的主业集中。第三要向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这种大的企业集中。第四要向有竞争优势和未来主导产业,能够主导经济发展的主导产业集中。这一条回旋意义就非常大,有竞争优势,很多方面我都有竞争优势,在垄断行业里面我有竞争优势,我在很多重要的行业我有竞争优势,当然我就要集中,我就应该干。注意未来产业有主导影响的,我也要集中。未来产业有主导影响的,比如说七大信息产业,我当然要集中了,我要发挥我的优势,现在虽然没有提我要绝对控制,但是我要发挥我的优势,我要集中,我的条件都比民营企业强。这种情况实际上也会在政策当中产生实际上的冲突,这个问题如何落实这个政策,特别是我们的国资委、我们的央企。

  陈永杰最后还补充道,去年谈房地产的时候,两会刚一结束,央企就成为了地王,舆论哗然。这时候国资委非常负有责任地出来说,我们一定要在除了以房地产为主业的这种央企以外,其他的不是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通通都要从房地产退出,表态表的非常好,社会对他的评价非常高。执行到今天,原先只有6家,现在有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增加了5家,到目前为止央企从房地产退出的行动非常缓慢。

  另外一个,我们很多民营企业也希望“民间投资36条”出台以后,我们的国资的监管部门、我们的央企也出来表表态,我们怎么按照国务院的要求配合国家的政策,落实“民间投资36条”,我们和民间投资怎么结合起来。所以央企、国资委监管部门落实“民间投资36条”,可以说关系到“民间投资36条”最后能不能落实,至少有一半的责任。这是明确落实责任。

  最后监督政策的执行。特别是在民间投资的行业准入方面,有关部门要及时清理过时的有冲突的部门规章,增强民间投资的服务意识,要着力消除来自有关方面,关于既得利益对鼓励民间投资的有意无意的干预,在规范行业准入标准,整顿行业秩序、引导行业发展方面,有关部门要增强政策的透明度,深入实际调查,特别要尊重市场规律,避免简单行政命令。这是我的几个建议:一是要消除观念阻碍;二是协调政策关系;三是明确落实责任;四是监督政策执行。

【责任编辑:姜楠】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