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迎霞:国退民进 改进融资服务

来源: 新华08  2011年05月19日 10:54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工商联城市基础设施商会会长、哈尔滨翔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迎霞

  5月19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三期“经济每月谈”。图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工商联城市基础设施商会会长、哈尔滨翔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迎霞发表演讲。 新华08网站彭桦摄

  现场实录>>

时长:07分25秒 双击视频可全屏观看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工商联城市基础设施商会会长,哈尔滨翔鹰集团董事长刘迎霞表示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出席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第二十三期“经济每月谈”,并就促进民营投资36条的实施和落实谈一些个人的观点和看法。

  刘迎霞说,新36条发布一年了,新36条的发布体现了党中央和国务院对民营企业的高度重视和支持,近一年以来,国务院有关部门为了贯彻落实新36条作出了实实在在的不懈努力,一些地方和政府和专门出台了政策措施加以实施。比如一年来,在有关政府部门的支持下,一些民营企业参与了一些国家的重大项目,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监督和管理工作的通知,山东省召开了全省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大会,共出台了45条促进民营经济加快发展的意见,该省的供水、供热、供电、交通等45个行业全面向民营资本敞开大门,河北省各级财政安排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约11亿元,实现零成本的注册,这些都是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对新36条的具体落实,落实的成果和进展令人欣慰和高兴。

  一年来,很多民营企业家充分利用新36条带来的阳光雨露,在各自不同的领域加快发展,为国家的经济发展、结构转型,扩大就业等努力奋斗,做出了各自的成绩。她说,去年我参观上海世博会,专门去民营企业联合馆参观,看到民营馆的主题是“成长,波澜起伏,地方,缤纷繁盛”,看着水晶墙上每一颗象征民营企业的小水晶,看到他们打着天地人和的巨人名片,我非常感动、伸手震撼,整个民营企业联合管表达的都是民营企业骨子里的自强不息和信心满怀,我们民营企业有能力参与国家任何一个重点行业的领域和发展,并为国家的发展和现代化做出自己的贡献。

  尽管如此,一年以来,也有很多民营企业反映,新36条的实施还有待进一步的强化,否则36条的很多政策将沦为口号、形同虚设。据我们了解,在这些反映的背后,确实体现了在新36条贯彻中仍然存在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刘迎霞就如何落实好新36条谈了两点看法和建议:

  第一、新36条的全面实施,需要在体制上、机制上进行更广泛和深入的改革。新36条在市场准入方面,为广大民营企业降低了门槛、拓宽了门面,但很多民营企业发现,在很多领域,过去一直存在的玻璃门和弹簧门的情况依然很严重,在很多产业内民企都难以进入,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很多,今天在这里我想着重指出以下问题:

  一是观念上对于民营企业的担心与歧视,限制了民营企业对一些领域的介入。一些政府部门的政策制定者认为,国有企业是社会制度的基石,是共产党执政的支柱,而民营企业往往只追求商业利益,不承担社会责任,是靠不住的。我认为这个观点是不对的,事实上,民营企业在很多产业领域发展,通过自己产品的创新、服务,不仅满足了大众百姓日益增长的多样化的需求,扩大了就业、增加了税收、增强了国力,提高了国家的整体竞争力。无论是在国内一些战略性产业领域还是在国际市场,到处都可以看到日益强大的中国民营企业的影子,从这个角度上讲,民营企业实际上和国有企业一样,都是中国经济的脊梁,都是为中国现代化社会主义建设力量的支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就没有经济的繁荣、就业和收入的提高,也不会有社会的和谐和国家现代化的未来,正是因为部分人的担心和歧视,我们在一些领域维持了国有企业的垄断,所谓玻璃门和弹簧门的情况也就难以消除了。

  二是国有企业利用其优势地位急剧扩张,挤压了民营企业的经营空间。我们的很多央企都具有行业垄断地位,可以利用行业管理规模经济等借口阻挡竞争,加上他们有政府信用的支撑,可以通过比民营企业低得多的融资成本不断扩张,使民营企业无法与他们公平竞争。据我最近看到的一份报道显示,国有企业整体融资成本(贷款利率)比民营企业要低225个基点,在财务成本上具有明显的优势,且这一优势并不是因为国有企业资金利用效率或者盈利水平明显高于民企所致。主要取决于国有企业背后政府信用的支撑。

  这些年来,国有企业利用自身的种种优势,不仅在主业领域急剧扩张,而且在非主业领域也大举扩张,一些实体经济的国有企业,除了在主业领域以外不断强化垄断地位以外,在金融、房地产领域也越来越多地看到他们的影子,与民争利,国进民退的现象也因此更加普遍,上述两个问题不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面临的玻璃门和弹簧门就难以打破,新36条提出的放宽市场准入政策就难以落实,解决上述两个问题,除了实事求是的更新观念以外,还需要在国有经济的改革上继续往前推进,真正实现国有布局的调整和优化,在能够盈利且民营资本能够进入的竞争性领域,应该加快国有经济的退出步伐,将国有资源更多地投入到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盈利空间不足以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的领域,或少量需要国家控制的敏感领域。必须对具有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的扩张,特别是非主业领域的扩张进行适当限制,不能任由这些国有企业在做大做强的口号下肆意扩张。政府应当通过进一步的国有经济布局调整和改革,实现更多领域的国退民进,而不是国进民退,将有限的国有资本更多的用于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非盈利或低盈利领域,以及公共服务和产品生产领域,弥补市场的缺陷。

  第二,新36条的实施,需要政府和金融部门改进融资服务。今年以来,为了防止和应对通胀,我国开始对应对金融危机实施的适度宽松货币政策转向,由宽松适度的货币政策转为稳健的货币政策。人民银行已经从去年开始连续11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21%,存贷款利率连续四次提高。不仅如此,银监会还实施了严格的贷款规模、贷款比例监管控制,企业纷纷反映获得银行的贷款难度很大,很多中小企业的资金链都在禁受着考验,我们都知道,即使在正常的时期企业贷款都很难,在紧缩的时期,中小企业的融资瓶颈就更加突出了。所以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广大中小企业目前感受的货币政策可不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而是相当紧缩的货币政策。据最近有关媒体报道,苏南地区一大批中小企业都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很多民营企业不得不从民间以30%的年息借贷资金,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百分之百的高利贷,目前困境的出现与政策制定部门、金融监管部门一刀切的做法和模式有很大的关系,与国有金融机构的经营模式也有很大的关系,他们都没有专门的针对民营中小企业的特殊政策安排,在紧缩政策的实施中,民营企业往往会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这就使得新36条中提出的改善民营企业融资服务的措施,如同化为一张谁也吃不到的大饼。要真正落实贯彻新36条,必须花大力气进行改进政府和金融机构对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服务,使得广大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能够获得相对公平的金融服务和待遇。如果大批中小企业不是因为经营不善和市场萎缩,而是因为银根紧缩导致的资金链断裂而出现的倒闭,受损的不仅是宏观经济和就业,对金融系统自身也会产生冲击,政策成本太大,值得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为此刘迎霞建议:一是增加政府对中小企业融资担保的资本投入,形成更多的担保资源,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担保服务,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近年来,国家财政收入每年的增长惊人,今年前4个月就比去年同期新增了9000多亿的规模,完全有能力拿出更多的资金提供融资担保的服务。二是为各商业银行中小企业特别是微小企业贷款,设定一定的规模,不受贷款总量控制,实行有区别的监管和措施。三是改进中小企业集合债券和中小企业集合票据的发行审核,降低门槛,减少审核要素,缩短审核周期,提高审核效率,以满足中小企业融资的实效性。地方政府应该加强服务,在中小企业集合债券的发行组织,增信、贴息等方面,提供更加优良的服务。四是进一步加强创业板,中小板市场的融资服务,进一步简化首次公开发行和再融资的审核程序。尽快发展全国性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交易市场,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对中小民营企业的直接融资服务。

【责任编辑:赵鼎】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