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胜阻:面对通胀 加薪比加息更重要

来源: 新华08  2011年05月19日 10:16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发表演讲 

  5月19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三期“经济每月谈”。图为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发表演讲。 新华08网站彭桦摄

  现场实录>>

时长:15分10秒 双击视频可全屏观看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同志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三期“经济每月谈”上表示非常高兴参加学习新36条的一周年的座谈会。他认为过去30多年的改革,经济改革可以分为三次,邓小平的改革首先是从社会改革开始,首先是恢复高考制度。经济改革第一次改革是农村改革,这次改革比较成功、也比较顺利,因为它不涉及到来自既得利益者的阻力。

  第二次改革是国有企业的改革,这次改革相对来讲比较难。第三次改革也就是和民营经济、非公经济相关的改革,这个改革有一部法令《中小企业促进法》,有三个政策,05年的非公经济36条,09年的中小企业29条,2010年的“民间投资36条”,这三部国发的政策构成了整个非公经济改革的政策指导。

  辜胜阻说,从党的意志来看,十七大报告提出了两个平等,经济上的平等竞争和法律上的平等保护,法律上的平等保护实际上是物产法这部法令在经济上的体现。另外还有一个是国家意志,刚刚通过的国家“十二五”规划,特别是“十二五”规划对十七大报告的“两个平等”又加了一条,实际上可以说三个平等: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平等参与市场竞争、法律上的平等保护。平等使用生产要素是非常关键的,黄主席曾经讲过,如果我们的国有企业像民营企业一样要交租金,它的利润可能就是负的,他不交就属于无偿使用土地、无偿使用国家的资源,如果是平等使用生产要素,我们来看,国企和民企的效用不一样。

  一部法律、三个国务院的政策,加上十七大报告,“十二五”,构成了整个第三次改革的制度设计。辜胜阻说,他是2005年到北京工商联工作的,那个时候刚刚是老36条发布的时期,后来到民建工作,调查了600家企业,开了上百次关于中小企业座谈会,有一个深刻的体会,那就是现在民营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面临的困境可能比08年还要困难,称之为“三荒”,即:一是人荒(用工荒);二是钱荒(融资难),特别是当前政策,对于民营企业来讲非常艰难;三是电荒,阶段性的电荒变为常态化。用工荒、融资难和电荒是民营中小企业的困境异常严峻,我们叫做“三荒”。还有两高:一是高成本、二是高税负。现在我们多种因素叠加使民营中小企业面临最大的难题是高成本,有五种、六种因素,比如资金成本,体制内的融资紧缩,体制外的融资成本非常高,还有用工成本,还有土地成本、自然环境的成本,所以是高成本、高税负。对于中小企业来讲,利润比刀片还薄。有大量的微小企业现在是亏本情况,这些因素造成民营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微小企业的经营困境,应该说是前所未有的困难。

  这次人口普查发出了两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我们的人口红利已经开始终结,当然这个有争论,有人说人口红利还没有终结,辜胜阻对人口红利的理解有三点:一是量大,过去农村剩余劳动力是量大,无限供给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已经开始呈现局部短缺,甚至是全面短缺,所以今年民工荒有人说是真荒还是假荒,实际上现在是真的在荒,不仅是沿海在荒、内地在荒,用工荒造成了涨薪潮,农民工企业的薪酬至少涨了20%。一个是量大,这种局面在改变。还有一个是便宜,城乡二元结构造成农民工的工资是城市市民的1/2,有的甚至低到1/4。这种便宜,现在也不便宜了,还有一个是好用,也不好用,因为新生态的农民工和老一代的农民工完全不一样,由量多、便宜、好用三点构成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或者是正在消失。我们过去三十年的规划主要靠人口红利,当然也要有制度。未来在人口红利消失以后,要靠什么?辜胜阻认为主要要靠制度红利来支撑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下一个三十年经济的持续怎样。制度红利一靠改革、二靠创新,在改革方面,刚才姚先生第一次讲到了打破垄断,这是非常重要的,垄断是市场经济的大敌,垄断是对消费者的剥夺。去年两家垄断企业的利润超过民营企业500强的所有利润率的总和,这种高利润并不是好事。所以打破垄断,要怎么打破垄断呢? 

  打破垄断才能实现“十一五”提出来的平等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经济要素,法律上的体制保护,如果不破除垄断,三个平等是难以实现的,所以我们认为打破垄断是建立构建市场经济体制的淮海战役,不打破垄断,市场经济体制是一句空话,是不完全的。另外要提出制度创新,我们要进行分配制度的改革。

  “十一五”规划中最大的亮点是提出了两个提高,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中的总体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GDP之中的比重,实现两个同步,劳动报酬和劳动生产力的同步,这是分好蛋糕,是“十一五”规划中最大的亮点也是难点。大量的中小企业的利润,好的只有3%,中等也只有1-2%的利润率,大量的在亏损经营,所以你该怎么提高?所以当前应对高通胀,他觉得加薪比加息更重要,现在加息、调整准备金,能不能把高物价降下来?是很困难的,因为现在高物价是多因综合症,除了流动性过剩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成本推动。加息也好,调整准备金也好,能不能把它降下来,很难。你很难降低它的情况下,你就必须提高劳动者的承受能力,这就要加薪,加薪和加息,更重要的是加薪。中小企业的利润率很低,怎么加薪?所以要减税,化税为薪,最重要的是降低企业的税负,特别是微小企业的税负,只有通过减税让企业有能力加薪,提高劳动者应对高物价的能力,所以要进行分配制度的创新和改革。

【责任编辑:赵鼎】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