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景源:让民间资本在新36条指引下涌入现代服务业

来源: 新华08  2011年05月19日 10:03

5月19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三期“经济每月谈”。图为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发表演讲" 

  5月19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三期“经济每月谈”。图为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发表演讲。 新华08网站彭桦摄

    现场实录>>

  

时长:14分14秒 双击视频可全屏观看

  国际交流中心的学术委员会的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二十三期“经济每月谈”上表示:今年以来,整个国民经济保持了一个平稳较快的增长。在国民经济增长当中,1-4月份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5.4%,,速度比1-3月份加快了0.4个百分点,所以可以讲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一个较快的增长是支撑整个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最重要基础。在固定资产投资当中,应当讲民营经济投资或者叫民间投资做出的贡献更大。

  姚景源认为,1-4月份,民间投资和国有投资比较,1-4月份民间投资占整个投资的比重达到57.7%,增长速度32.4%。同时期,国有企业,就是国有和国有控股的公司比重是35.1%,增长速度是16.6%,而且从1-4月份和1-3月份比的话,民营经济、民间投资速度是在加快,所以,民间投资是为整个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一个平稳较快增长作出了重大贡献。

  回过头来看,把时间往前推一年,从2010年5月到现在,应该讲新36条颁布一年来,民间投资占全部投资的比重是逐月提高,始终保持了较快增长的速度。所以一年来新36条的落实,推进了民间经济的发展,巩固我们战胜世界金融危机所取得的重要成就。

  姚景源说,2008年中国经济遭遇了世界金融危机,世界金融危机是冲击我国的实体经济,在2008年底的时候,我们国家有15%的企业处在关门停产状态,20%的企业处在减产的状况,当时我们上千万人失业,在那种状态下,党中央、国务院及时果断地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提出了四万亿投资支持整个经济。应当讲这一系列的措施,为中国经济走出世界金融危机的阴影创造了最重要、最基本的条件。

  2010年5月,国务院又出台了新36条,现在我们有的同志把新36条更多的理解为我们战胜世界金融危机,巩固这个成果和发展民营经济自身的需要,我觉得这一点很对,新36条的出台,目的是为了巩固我们战胜世界金融危机的成果,同时也是为了民营经济自身的这种发展。但我觉得,如果我们单独把它理解成这样的话,是不完整的。也就是说现在一定要把落实新36条,要和我们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紧紧地结合起来,或者说我们一定要看到贯彻和落实新36条是我们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一个重要内容。

  姚景源表示,做好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是整个“十二五”期间的核心任务,而做好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最根本的还在于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最基础性作用,让市场来决定产业、决定产品、决定企业的兴衰存废。

  现在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发挥市场经济机制,就是要鼓励竞争,要打破垄断。垄断会导致腐朽,这个话是列宁讲的。为什么我们现在一些领域群众意见大,你仔细看这个领域,这个领域一定存在垄断;为什么我们的创新能力不强,因为存在垄断;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分配差距不合理,因为存在垄断;为什么我们的消费者的利益总是受到伤害,也是因为存在垄断。所以垄断会导致腐朽。

  快到儿童节了,前年姚景源先生创作过一篇《从独生子女教育难谈起》,独生子女教育为什么难呢?思来想去,就是难在独生子女垄断了孩子的“岗位”,孩子有缺点、有不足,批评他,稍稍不注意方式方法,转身就走了,他真要走了,两口子的事情就大了,为什么呢?因为你没有孩子了。我觉得我们政府的责任不是说怕企业做大,政府最重要的责任是维护市场经济秩序,制定规则、维护秩序。我们过去都因为是“小”出问题,“小”那块出安全事故,小商小贩坑骗消费者,小企业造假弄假,但是现在实践告诉我们,不是这个“小”来决定的。现在我们一些重大安全事故不是出在大矿吗?我们从三聚氰胺到瘦肉精不都是大企业吗?如果一个企业大到可以左右地方财政的状况,你说它不是无所顾忌吗?它还能考虑到那些道德底线吗?所以我是讲,政府还是要把自己最根本的精力放在制定规则和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方面,至于企业做大,那是你企业的事情,但是当你大到能形成垄断的时候,政府要从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方面采取措施。

  如果说现在回过头来看,就是我们民营经济的新36条,这一年来有了一个了不起的辉煌的成就、重要的成就,但是我们缺憾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民营经济,民间投资在一些重要领域进展成效甚微,我觉得这是一个缺憾。为什么呢?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领域存在着行业垄断。已经具备垄断优势的企业,它是不可能自行的改革打破垄断,所以我们打破垄断,就在于按照新36条的决定,让民营资本、民间资本能够更多的进入和集合这个领域。

  姚景源表示,通过分析可以看到,民间经济、民间资本难以进入的领域,都是我们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点。凡是我们民间资本难以介入,这些领域现在都是我们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点,比如说从产业结构来看,现在结构的战略性调整最重要的就是要加快发展第三产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总理明确地讲,机构调整的突破口在哪里呢?就在于发展现代服务业。而现在看,现代服务业是大问题,总理在这次“两会”上明确讲,“十一五”规划有三个指标没有完成任务,其中一个就是服务业在整个国民经济的比重,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比重过低,直接会导致社会出现各种各样不均衡问题,比如就业。

  姚景源说,大家知道,现在一个非常重要的难题就是大学生就业难,现在每年毕业600多万大学生,我们每年高中应当升学而没有升学的孩子,这样又有600多万,这么一群年轻人一年新的就业需求就超过1200万,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我到欧洲捷克去,捷克这个国家才1080万人,我们这些年轻人新增一年的就业就相当于欧洲一个国家。所以过去长时间讲,中国经济在就业问题上是总量压力和结构性矛盾并存。现在总量的压力有所减缓,我们看到我们从上千万人失业,又到了民工荒、用工难,但是我们结构性矛盾,特别是年轻人大学生就业这个问题并没有减缓,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我们为大学生、为这些年轻人创造就业最重要的领域是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而恰恰是我们的服务业,我们现代服务业比重过低。所以我是讲,经济结构的问题是导致年轻人和大学生就业难最重要的根本点。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再往下来分析,比如说我们现在的现代服务业比重过低,原因就是一些重要行业存在垄断,比如金融、电信、城市交通等等,还有新36条提出的石油天然气,这些领域我们民营经济、民间资本难以进入,或者进入的成效甚微,就导致这个领域存在着诸多问题,导致这个领域的发展远远的不适应整个国民经济的需要,所以我是讲,我们要实施经济结构战略性的调整,所谓战略性的调整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

  最后,姚景源说,发展现代服务业,最重要的在于打破垄断的障碍,让民间资本在新36条的指引下能够涌入到这些领域,能够“激活”这些领域。所以新36条的贯彻不仅事关民间资本的健康发展,而且事关中国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的成败。

【责任编辑:赵鼎】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