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首次为“GDP质量”排位 京沪位居前列

来源: 新华08网  2011年07月30日 13:00

  近日,我国各省区市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陆续公布,除京、沪外,29个省区市上半年GDP增速均超过了全国9.6%的水平。与此同时,一份关注中国GDP发展质量的报告——《中国科学发展报告2011》,也由中国科学院于29日正式对外发布。排名显示,北京、上海等4个直辖市GDP质量排序处于最好位置,而西部省份GDP质量排序则处于比较落后的位置。

这是北京望京的商业区一角(7月8日摄)。

新华社照片,北京,2011年7月31日 这是北京望京的商业区一角(7月8日摄)。新华社发(王振 摄)

  这是我国首次就各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质量进行排名,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对记者表示,排名会改变中国以往以GDP为导向的政绩考核体系,对提升我国经济增长质量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

  让公众科学认识GDP

  从报告对各地GDP质量指数排序来看,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GDP质量排序中居于前10名的依次是:北京、上海、浙江、天津、江苏、广东、福建、山东、辽宁、海南。居于后10名的依次是:江西、湖南、山西、广西、云南、新疆、青海、贵州、甘肃、宁夏。由于数据标准原因,中国GDP质量指数排序中暂未列入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因统计数据不够完整,西藏自治区虽列入统计,但未予排名。

  “从排名中,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地区差异显而易见。”报告的主编、国务院参事、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牛文元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直辖市(除重庆外)和GDP强省均位列前10名。而东北三省GDP质量排序处于较好位置,说明近年老工业基地振兴取得较大进步;但中部省份GDP质量排序处于一般位置,须投入更大努力;西部省份GDP质量排序位置比较落后,发展空间仍然很大。

  牛文元指出,之所以要在此时公布这一报告,主要目的在于,“让公众科学地认识GDP,既不盲目崇拜GDP,也不盲目抛弃GDP。”他强调,“我国各地区应当不断追求理性高效、少用资源、少牺牲环境,综合降低自然成本、生产成本、社会成本、制度成本前提下‘品质好的GDP’。”

市民在北京圆明园踏青

新华社照片,北京,2011年7月31日 市民在北京圆明园踏青(4月3日摄)。 新华社发(王振 摄)

  地区发展不平衡凸显

  然而,在报告中,将各地区GDP数量指数和质量指数作出比较时发现,中西部虽然GDP质量不高,但增速却明显高于东部。

  “发展的不平衡问题,是导致各地区GDP质量指数差别大的原因所在。”刘煜辉认为,区域经济差异非常大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这与过去30年中国改革开放所实施的政策分不开。东部沿海地区先富起来,再带动中西部地区发展。所以,目前在进入GDP质量排名前10位的3个直辖市中,工业化已经进入一个成熟阶段,目前处于产业结构的提升过程中。北京、深圳、广州等这样的城市国际化程度已经相当高了。而其它省市,如云南、贵州等省,还处于完整的工业化体系未完成阶段,因此自然落后一些。

  “但是,GDP增速呈现出中西部高于东部的状况,是我国区域经济结构变化所致。”国家发改委中国宏观经济学学会秘书长王建认为,近年来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促使上游产业发展迅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国区域经济的比重分布。作为资源丰富的中西部地区,得益于能源和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经济获得了飞速发展。而处于下游的东部地区,受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涨等因素的倒逼,放慢了经济发展的步伐。

市民在北京圆明园踏青(4月3日摄)。

新华社照片,北京,2011年7月31日 市民在北京圆明园踏青(4月3日摄)。 新华社发(王振 摄)

  GDP大省急需战略转型

  面对目前各地区GDP数量指数与质量指数出现差异、发展不平衡的表现来看,牛文元强调,理论上,中国GDP质量指数试图回答GDP如何反映真实财富、可持续发展及社会和谐水平3个问题。应用上,与以前的绿色GDP相比,中国GDP质量指数并非只侧重考虑资源与环境代价(自然资本),也平行考虑社会和谐与民生幸福(社会资本),还考虑发展观念与管理水平(行政资本)。

  刘煜辉表示,中国多年来一直沿用拿GDP来作为衡量地方政绩乃至国家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然而中国GDP多年跃升却不等于中国已跨入“经济强国”。目前,北京、上海GDP增速已经开始放缓,GDP强省山东、江苏、广东等地的土地、劳动力等资源的价格已经很高,继续依靠投资增长的模式,成本已经很高,在全国大部分地区都还在依靠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时候,这些GDP大省已经在放缓投资的步伐,寻求战略转型。

  同时,各地在GDP高速增长的情况下,节能减排的压力不断增加,也正在迫使各地经济发展方式朝着平衡、健康的方向转型。

【责任编辑:姜楠】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