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看美债:不容忽视的重大风险

来源: 新华社  2011年08月09日 21:19

  新华08网北京8月9日电 新华社记者

  美国当地时间8月5日晚,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宣布将美国AAA级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一级至AA+。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丧失3A主权信用评级立即引发国际社会关切。犹如捅破一层“窗户纸”,美国国债“无风险”神话随着评级下调而破灭。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前景不确定性的担忧加剧,恐慌情绪蔓延,全球股市跌声一片。

  其实,天量债务早已成为美国经济不能承受之重,财政的不可持续性预示着美国难逃信用评级遭降之运。眼下,虽然AA+评级尚不能在美国债券市场掀起巨大波澜,但美债评级遭下调确给美国经济带来不小负面影响,同时其溢出效应也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一大风险因素。

  自酿苦酒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前主任劳伦斯·萨默斯近日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指出,美国提高公共债务上限消除了经济发展短期内的不确定性。不过,美国当前面临的最迫切挑战是创造就业等提振经济议题,而非仅仅是削减政府预算赤字。

  他认为,如果按照当前经济增速和现行经济政策,美国失业率很难在2012年年底降至8.5%以下。今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增速仅为1%左右,几乎陷于停滞状态,而且美国经济还面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冲击。如果美国政府不采取任何提振需求和刺激增长的新举措,美国经济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会滑向二次衰退。

  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经济学家安德鲁·菲尔德豪斯表示,两党就提高公共债务上限而达成的妥协方案是对美国短期就业和中长期经济增长不利的方案。这一方案将非国防开支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压缩到了50多年来最低位,使美国未来十年在教育、基础设施和医疗等方面的开支大幅削减。

  法国巴黎政治学院教授穆尼斯·哈桑说,美国评级被下调意味着美国融资成本将上升,投资和消费将下降。美国已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向市场注入大量资金并保持低利率,因此美国货币和财政政策可操作空间变小。此外,美国公共支出控制不力而税收压力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整顿公共财政难度很大。哈桑说,美国经济有可能陷入日本在上个世纪90年代面临的困局:基准利率为零但经济增长乏力、物价下跌。

  加拿大《环球邮报》8日头版刊登的一篇文章称,对于降级的主要忧虑是,它将最终导致美国拆借利率提高,推高政府利息支出。更高利率还会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进一步损害已经萧条的住房市场并抑制企业投资。

  日本《朝日新闻》认为,美国评级遭下调揭开了美元走向没落的序幕。欧美现在面临的公共债务问题是发达国家经济走入死胡同的一种表现。欧美国家的当务之急是采取切实措施开源节支,重建财政,如果继续依赖举债,总有一天会国债暴跌,并招致严重的金融危机。

  韩国经济学家认为,美国提高债务上限并未消除美国主权债务违约风险,美国债务将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如果美国政府支出按照妥协方案平均每年减少7%至8%,一直依靠政府支出艰难维持的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就会进一步下跌,从而引发税收减少和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的恶性循环。

  韩国证券界人士表示,即使美国经济不会“二次探底”,美国经济近期也很难有起色。同时,随着债务上限调高,美联储可能很快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为经济注入流动性。长期来看,美元贬值趋势难改。

  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贝尔纳德·布尔什契奇认为,早在几年前就应该降低美国AAA主权信用评级。他说,奥巴马政府的债务危机十分严重,庞大的债务负担使美国成了病人。

  风险外溢

  法国巴黎政治学院教授穆尼斯·哈桑表示,美国评级被下调对全球经济具有重要影响,会引起投资者担忧,并对其他评级还保持在3A的国家产生巨大压力。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外溢风险加剧之时,这一举动将加剧投资者对危机蔓延的担忧,特别是在金融市场经历“黑色一周”之后。此外,美国评级被下调将对银行产生直接影响,银行将不得不考虑美国债券风险。

  加拿大财政部长詹姆斯·弗莱厄蒂说:“加拿大不是一座孤岛。我们是一个贸易国家,产出的三分之一源自出口且与美国经济联系紧密。”他表示,全球经济复苏依旧脆弱,这种不确定性可能最终影响加拿大。

  巴西著名经济学家古斯塔沃·佛朗哥说,美国债务上限之争、欧洲债务危机以及最近全球出现的股市暴跌风潮表明,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发达国家所采取的以货币扩张为标志的凯恩斯主义已宣告失败,世界经济仍处在漫长的调整之中。他认为,目前说世界经济衰退、全球面临新一轮金融危机还为时尚早,但可以明确指出的是,世界经济又出现了严重问题。标普给美国信用降级不是引发股市风潮的原因,根本原因在于美欧出现的严重债务问题,投资者只不过是“闻警而动”。

  韩国经济界人士认为,如果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将导致美元下跌,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通胀压力进一步增加,从而导致全球经济复苏步伐进一步放缓。

  哥斯达黎加经济学家奥顿·索利斯说,对世界经济而言,美国两党达成的债务协议不是一个好消息。如果美国经济不能复苏,欧洲一些国家克服危机的希望更加渺茫。此外,美元继续疲软将使像哥斯达黎加这样的国家产品出口竞争力下降。

  巴西媒体普遍认为,在长期保护政策与本币升值作用下,工业已成为巴西经济最为明显的“软肋”。如发生新的经济危机,各国工业品将涌向巴西市场,给其脆弱的工业以毁灭性打击。

  俄罗斯总理普京表示,俄罗斯不愿看到美国出现债务违约情况,因为这对俄罗斯经济没有任何益处。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所有国家都或多或少相互依赖,因此一旦作为全球经济火车头之一的美国经济出现系统性问题,将会危及整个世界经济。他还呼吁摆脱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垄断局面。

  菲律宾财政部长塞萨尔·普里西马说,美国信用降级将加大金融市场不稳定性,使全球经济发展放缓。“我认为,我们可能已进入一个更难预测且更不稳定的金融市场时代,除非美国处理好其‘基本问题’。”

  肯尼亚内罗毕大学国际经济学专家盖里雄·伊基亚拉认为,如果现在美国政府不尽快在解决债务危机问题上采取行动,将很有可能把全球经济拖入又一个金融危机,因为目前大部分国家外汇储备以美元形式存在,美元贬值将给多数经济体带来负面影响。(执笔记者:刘云非,参与记者:蒋旭峰、冯武勇、石莉、赵毅、刘恺、刘彤、李明、应强、宋晨、王雅楠、赵洁民、喻虹霞,参与报道员:权香兰)

【责任编辑:王静】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