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转债暴跌剑悬上市公司 回售危机破解迫在眉睫

来源: 上海证券报  2011年09月14日 08:59

  暴跌中寻找新的平衡点

  不过,一旦遇到市场暴跌,即使可以通过上述各类方式“补救”或者事先规避压力,但其实都不是各方所要的结果。除上市公司担心回售“寝食难安”外,转债持有者也难免蒙受损失。

  可转债半年报显示,兴全可转债、富国可转债、博时转债增强、新华人寿、太平洋人寿等均是持有可转债的“大户”。截至6月底,兴全可转债分别是新钢转债、歌华转债、海运转债、澄星转债的第一大持有人,同时还是博汇、双良、石化、燕京转债的第二大持有人;富国可转债几乎出现在每只可转债的前十大持有人中,同时持有864万张中行转债和540万张工行转债。

  从8月29日开始,中信标普可转债指数在短短一周多的时间内跌幅超过9%,远甚于股市,诸多转债创下新低。其中,石化转债跌幅为10.16%,川投转债、国投转债、深机转债等跌幅超过11%,跌幅最大的接近14%。

  由于购买可转债的多为机构投资者,这让重仓转债的基金很受伤。统计显示,自8月29日至9月5日,债基中跌幅居前的全部为可转债型债券基金,其中华宝兴业可转债、兴全可转债、博时转债增强、富国可转债领跌债基,下跌幅度在7.76%至6.7%不等。

  向来厌恶风险的险资也无法幸免。新华人寿旗下的“新华人寿保险-分红-团体分红-018L-FH001沪”是工行转债、中行转债的第一大持有人,持有量分别为1989万张和792万张。此外,中国人寿通过旗下产品持有1100万张中行转债和635万张石化转债。而在8月29日至9月5日的暴跌中,中行转债和工行转债的跌幅分别达到9.42%和6%。

  尽管有不少分析人士表示可转债市场现在已处于底部区域,但也有人认为可转债的未来不容乐观。“虽然继续下跌的可能性较小,但反弹幅度不会很大,再加上资金链的压力,短期内可转债可能还会出现阴跌情况。”一位分析人士指出。

  对于普通的转债持有者来说,在市场下跌的情况下,首先寄望的是公司能够下调转股价,而选择回售实属“无奈之举”,因为相对于回售价格,再加上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从投资角度而言,回售并不能令人满意。同时,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回售无异于吐出巨额现金。所以,回售可以说是一个“双输”的结局。为了避免这一结果,各方需要在新的市场情况下寻找新的平衡点。

  以双良转债为例,若股东大会未通过向下修正转股价的议案,双良触发大面积回售的可能性极高。“因为一旦错过这期回售,下一次就要等,而转债价格却失去支撑,很可能跌破面值。”罗樱指出。但事实上,出于对摊薄每股指标的担忧,双良节能设置的修正后价格不低于“股东大会召开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和前一交易日的均价高者的160%”,这使得修正价届时仍可能远高于当前股价,与目前20.81元的转股价相差无几,让向下修正失去意义。因此,无论股东大会是否通过向下修正条款,双良出现大面积回售将是大概率事件,公司面临巨大的现金压力。

  但同时,对投资者而言,回售的套利空间也并不很大。双良转债回售价格为103元,以9月9日收盘价102.78元买入、9月23日资金到账计算,年化收益率仅为4%至5%左右,且其中尚不包括其余机会成本、时间成本等因素,套利空间并不十分具有吸引力。

  或许意识到双方皆“无利可图”,持有转债的众机构与大股东间取得了新的共识,双良节能快速做出了反应。为表现出向下修正的诚意,公司于9月10日将原先向下修正股价的下限由原来的“160%”调整为“120%”,同时也争取到了大股东双良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赞成票。

  于是,本来“一触即发”的大面积回售压力骤然减轻,但最终结果仍难以预测。由于回售申报日期为9月14日至9月20日,先于股东大会召开的日期9月29日,因此,转债持有者的“看跌”或“看涨”态度十分重要,将分别决定其究竟是选择回售还是愿意接受向下修正的转股价等待以后转股,最终的博弈结果充满变数。

【责任编辑:陈周阳】

相关新闻
返回新华08首页